最新的消息、最深入的探討、最有價值的話題、最資深的多啦迷、最多原創作品、最具氣氛的討論區就是這裡! 歡迎來到多啦A夢綜合討論天地!
多啦A夢小知識: 香港:2008年10月20日多啦A夢內容

《無限動漫》[連載中]

大家可把自己創作的故事貼在這裡與大家分享^^
版面規則
以下文章內容原創部份之著作權屬發表人所有,未經發表人同意,嚴禁轉載

  • 作者請先到「同人小說留言冊」裡設置留言冊。留言冊就是每個作者設置一個留言主題,各會員在該主題裡進行故事的討論及意見交流,將連載故事主題獨立出來。
  • 而在連載主題內不得發表任何意見,意見須轉到留言冊中。當然,在主題的第一樓裡要放上留言冊的超連結。故事完結後即鎖文,意見冊則繼續開放。
  • 惡趣區的文章則不在此限。

《無限動漫》[連載中]

未閱讀文章 #1樓, 由 愛.封神 » 2011-04-21, 週四 1:54 AM , 繁簡轉換:  

文章連結:
第一章 活出意義

  十七歲的葉一輝是一個生活空虛的人。從某程度上來說。

  他的生活離不開三個字,三個英文單字「A‧C‧G」。簡單點說,就是一個宅男生活,而他,就是一個生活在這個虛空世界的人,簡稱:宅男。

  十七歲的他,沒有把過妹的經驗,女孩子的手……算是有拖過,如果將他三歲的妹妹也計算在內的話。

  雖然對班上的一個女生產生愛慕的感覺,但相比之下,兔女郎服裝的朝比奈學姐似乎更吸引一些?

  其他同學並不了解他的興趣,他們喜歡的是三次元,他喜歡的是二次元,他們追求的是三次元的偶像,他追求的是二次元的動畫人物,他們看的是A片,他看的是每月新番,他們談論的是陳法拉、鐘嘉欣、松島楓、蒼井空,他關注的是朝比奈、長門、三千院家大小姐、梓喵。

  他們的生活之間根本沒有交集點。葉一輝只有跟一群志同道合的網友在一起時才會感到自己的意義。

  網友,沒錯,就是網絡才能將一些興趣相投的人不管地點、時間的差異,集合在一起。對於葉一輝來說,電腦就是他的全部了。

  只有寄生在電腦的網絡,才能讓他找到了朋友,儘管那是一群連長相都不知道、隨時失去的朋友,只要大家有相同的興趣就夠了。

  只有電腦的網絡,才能讓他第一時間觀看到異國的動漫連載、新番。

  只有電腦……他的生活空虛毫無意義,只依靠著一台電腦建築他的生活,幫助他度過時間每一天每一天的流逝。

  然而他今年十七歲了。社會、工作、賺錢、養家對於他來說似乎還是遙不可及的樣子。

  他繼續這樣每天生活在虛擬網絡上。

  終於,有一天……

  『你想活出生命的意義嗎?你想真正的生活嗎?』

  電腦上的螢幕突然彈出了這句訊息,原本正在打信長的葉一輝怔了怔,看著畫面被強制切換出桌面。

  「靠,搞啥!」他連那句訊息也沒來得及看,連忙將畫面切回信長的世界。

  畫面上的竹中半兵衛正好在這時被人吹箭…接下來落石、電卷、閃戒、鬼國再鬼徹,喇叭傳來慘烈的一聲「啊~」後,畫面中的竹中半兵衛陣亡了。對手在頻道上打出了一個笑臉。

  「我靠!」葉一輝氣得舉起了拳頭,就要敲下鍵盤。在那萬分之一秒間,傳說中的德國小孩的音容閃過他的腦海,將他的舉動硬生生地停住了,拯救了一個鍵盤的生命。

  「我才不會跟德國小屁孩一樣白目、我才不會跟德國小屁孩一樣白目、我才不會跟德國小屁孩一樣白目。」葉一輝在心中默念了三遍以後,才鎮定下來,關閉正在進行的遊戲,退回桌面,才正色凝視那個害他「死掉」的系統訊息。

  這是什麼?

  葉一輝在看到系統這訊息的時候不禁呆住了。

  簡簡單單兩句說話,像有魔力似地,令他不禁回想起自己的一切一切……

  明明只是簡短的一個系統訊息,卻竟讓他不自覺地陷入了反省。

  活著……是嗎?

  反省完後,葉一輝不禁搖頭苦笑了。

  我想活出生命的意義又怎樣?我想真正的生活又如何?但我現在仍然是多麼頹廢!誰能幫助到我?你嗎?你只不過是一台電腦罷了。

  葉一輝的確想有意義的活著,但這說到底只能靠自己,根本沒有人可以幫助到他。

  葉一輝想著的同時,滑鼠不禁移去了「是」的選項上。

  要按嗎?

  當然!這個問題真是問得我自愧不如,但是我卻答得問心無愧!

  想,理所當然的想!誰不想有意義地活下去?

  葉一輝堅定的內心驅使他按了下去。

  頓時一股暈眩感襲上他的心頭,猶如墮進迷霧中的漩渦般,旋轉著、又飄泊著……

待續‧‧‧

作者小話:
咳咳……有多少人被標題騙了進來?
讓偶解釋依下八。
「無限動漫」是這部小說的名字,而「第一卷」是卷數,而「灼眼的夏娜」是卷名。
所以,很清楚了吧@@?
逃~
最後由 愛.封神 於 2011-07-13, 週三 12:43 AM 編輯, 總共編輯了 1 次

  • 0
  • 0
漫天飛舞的黑羽.伴隨折斷的墮落之翼,在那暗黑的國度.我還能找到自我嘛?
飄逸的櫻花.染紅的街道.我所看見,只有淡紫的黑暗
冷酷的刀鋒.淌血的傷心.殘留下來,Only endless love

圖檔愚人節禮物
頭像
愛.封神
叮噹小城偉人
叮噹小城偉人
 
文章: 1173
註冊時間: 2004-10-19, 週二 7:11 PM
性別: 秘密
來自: 缺圓弦月
稱號: 英明的(!?)是英俊才對啦0.0
花名: 在下沒種花,何來花名?
最愛: 最愛是誰?我自己也很想知道啊
狀態: 潛水中
聲望值: 39
有名有氣有名有氣有名有氣有名有氣

《無限動漫》灼眼的夏娜 第二章

未閱讀文章 #2樓, 由 愛.封神 » 2011-04-25, 週一 3:49 AM , 繁簡轉換:  

文章連結:
第二章 封絕下的世界

  葉一輝驀地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一片暗紅色的天空。

  從房間裡突然跑到外面仰臥著看天空,這瞬間的差異感讓他一時反應不過來。

  「這是哪裡?」

  葉一輝緩緩坐起來,環顧四周,只見幾名男女也是橫七豎八的躺地,此時也在悠悠醒轉的過程中。

  這一群人當中只有一個男子是以一個強勢的姿態,抱著雙手在人群中昂然站立,令葉一輝不禁集中了注意力打量著那名男子。

  正在觀察眾人的這名男子也迅速注意到葉一輝的目光,於是毫不忌諱的迎了上去。這一對望,卻令葉一輝打從心裡感到驚悚。那種眼神…那種目光……是多麼的充滿了死亡的威脅!那是一種能讓你一瞬間就感受到恍惚會被殺掉的眼神,就像是一隻獵鷹在對獵物虎視眈眈。

  葉一輝渾身打了一個激靈,四目交投沒接觸到一秒,他就害怕得別開了臉。

  「這裡是什麼地方?」

  其他男男女女也逐漸回復了精神,開始站起來活動筋骨、打量四周。於是一時間大部份人都問了上面那個問題。

  可是沒有一個人能作出回答。

  站在人群當中的那名男子觀察完眾人後,終於朗聲說道:「各位,想必大家對自己如何進入這個該死的世界都有所印象吧?」

  眾人聞言後一時不知如何回答,只得面面相覤。葉一輝也藉此機會好好觀察一下其他人。

  總數為五男一女,共六人。撇除人群當中儼如老大般作派的那個男子和葉一輝他自己,其他還有三男一女。分別是一個穿著西裝的男子,此時正惘然的望著周遭的環境,另外一個卻竟只是小孩子,看身高外表大約也只有八、九歲,此時滿眸子裡所透露的迷茫比任何人更有過之而無不及,最後一個男性卻是一個看起來很猥瑣的大叔,眼睛在四周溜溜轉了幾圈之後,就一直死死定在那個女生的身上,目光還在那些明顯的性徵和外露的肌膚上打轉。而唯一的女生看起來跟葉一輝差不多年紀,此時的行為也是跟葉一輝差不多,小心翼翼地打量著其他人,尤其特別注重站在中間的那個男子,另外她也注意到被那個特猥瑣的大叔盯著瞧,於是對之投以鄙視的目光,下意識盡量縮起身子。

  「沒錯,其實你們都是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對於那個提問竟然選擇「是」的答案,這就是你們來到這裡的原因。」看眾人都沒有反應,中間那名男子繼續說道。然而所說的內容卻毫無邏輯可言。

  「你什麼意思?」西裝男子皺了皺眉,載著一副無框眼鏡的他有著斯斯文文的外表,對邏輯上的關係很看重。

  「總之你們來到了,你們就得有隨時死亡的心理準備。」中間的男子說完後,一望手錶又道:「時間不多了,現在你們都要自我介紹,以最短的時間叙述自己的所有特長,每人限時一分鐘。」

  眾人依然是不知所措,那個八、九歲的男孩自然是不懂如何應對,葉一輝覺得不應該在這種搞不清楚形勢下的局面亂說話,而那個女孩似乎跟葉一輝也有同樣的想法,此時一樣緊緊的閉著雙唇不發一言,至於那個猥瑣大叔更加理也沒理,眼神只是肆意在那女生的身上游走。最後先說話的人又是西裝男子。

  「我們有權利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而我們現在又是身處哪裡,為什麼會在這裡!」西裝男子嘗試鼓起勇氣直視中間的男子,結果就跟葉一輝一樣,只是對視了一秒,西裝男子已經別開了臉。那男子的目光太凶狠了,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得了。

  「有權?」中間的男子哼哼道,突然從懷裡掏出了一把手槍。「在這個見鬼的世界,有力量才有權!」

  眾人大吃一驚,頓時不禁倒退了一步。

  「兄弟,冷靜點!」西裝男子看起來冷汗直冒。「有事好說。」

  「我很冷靜。」中間的男子又再次看錶。

  這時葉一輝才注意到,他自己的右手上也佩帶住一隻手錶,型號就跟那男子一模一樣。目光掃過去其他人的手腕,皆有同一隻手錶。葉一輝嘗試地撫摸著手錶,卻找不到可以解下來的方法。那女生瞄到葉一輝的舉動,也才發現自己的左手上佩帶著手錶。其他人也陸續發現到這一點,都在嘗試將手錶解下來。

  「我們還有五分鐘的時間,誰先來自我介紹?」

  男子的目光再次掃視眾人一遍,最後停在猥瑣大叔的身上,皺了皺眉,看樣子也不太喜歡那大叔的猥瑣。「就由你開始。」

  那猥瑣大叔雖然注意力都放在那女生上,但也不是聾的,下意識往聲音方面望去,才發現被人點名了。

  猥瑣大叔不以為然的冷哼一聲。「這是在做夢吧?」說完又看了眾人一眼,最後放回在那女生的身上開始點評。「樣貌滿分,身材還算不錯,肌膚看起來白白滑滑,不知道嚐起來是什麼滋味呢……」

  眾人愈聽愈是皺眉,就只有那八、九歲的小男孩一臉不解的天真貌看著大家的表情。

  「喂,說話放乾淨點。」葉一輝忍不住出聲。

  「你誰啊你?這裡是老子的夢,要你生就生,要你死就死,想活命就滾到一邊去,老子爽完還可以讓給你。」猥瑣大叔突然大聲吼起來,雙目滿佈紅絲,狠狠盯了葉一輝一眼,然後大步向那女生走去。「媽的,一群賤貨!」

  「喂,你想幹什麼啊!」西裝男子看著猥瑣大叔的奇怪行為,心裡覺得有點不自然,連忙橫身擋在他和那女生之間。

  可是他的身板太瘦弱了,猥瑣大叔用力給他打了一巴掌,他的身子就如斷線風箏般往一旁倒去。

  看著猥瑣大叔距離那女生愈來愈近,那女生原本冷冷看著對方的眼神產生了般動搖,不禁退後了半步,左手往外套的口袋插去。

  葉一輝心裡對那猥瑣大叔的不軌企圖也猜到了八、九分,意識到不妙,也連忙疾步衝上去,像那西裝男子一樣,擋在兩人中間。葉一輝雖然並不強壯,他心裡也清楚下場可能跟那西裝男子一樣被一巴掌打飛,可是他暗暗下定決心,就是死也要拖著猥瑣大叔不讓他過去。太荒唐了!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情!他從來沒想到現實裡真的會遇到這種人、這種事,這人類的道德還在哪裡?

  誰知還輪不到葉一輝表現「必死的決心」,猥瑣大叔打飛了西裝男子後,走沒幾步,突然「砰」一聲槍響,離得很近很近,猥瑣大叔應聲倒地,腦袋一歪,整個身子向旁倒去,鮮血從他的脖子如湧泉般噴出,濺了葉一輝滿身。

  「呃……」葉一趕望著猥瑣大叔倒地後的屍體,嗅著身上的血腥味,整個人傻眼了。

  葉一輝身後的少女看著這場景,深深皺了皺眉,外套口袋裡的左手又抽回出來。西裝男子也看得傻眼了,連忙跑去掩著小男孩的雙眼,將他別過身,輕聲對他說:「乖,別看……」

  小男孩雖然年紀輕輕,但也並不是不懂事的小屁孩,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乖乖地聽話「嗯」了聲。

  而始作俑者……那個男子朝槍口輕輕吹散硝煙。然後看著大家,點了點頭。「看了這次來的新人對死亡的心理質素都不錯。」

  「可以解釋一下嗎?」西裝男子冷冷地說,突然變得很勇敢地直視著那持槍男子。

  「你們來到了這裡,就有心理準備會隨時死亡。」持槍男子毫不退縮瞪了回去。

  「我是說他!」西裝男子凶巴巴地指著地上的屍體,吼回去。

  「他瘋了。我不容許一個精神失常的人傷害我們這裡任何一個人。」

  「所以你就傷害了他?」

  「他只會為我們帶來災難。在這裡,每個人隨時都會死亡,我不介意由我親手送他上路。」

  「你……!」西裝男子氣憤得想不到反駁的話。「這可是人哪…」

  持槍男子又再次看錶,然後說道:「說過了,在這個世界任何人隨時都會死,你也是,我也是,大家也是。我只能想辦法提高大家的生存機率,而他的存在很明顯只會有害無益,所以我要在他未影響到我們之前先解決他。」

  「你一直說這個世界、這個世界,究竟這是什麼意思?這裡不是地球?」葉一輝背後的女生終於第一次開口。

  「沒錯。我們現在不是在地球,這裡是輪回世界。」持槍男子說:「時間無多,詳細的話待會再說,現在先互相認識一下,我叫王軍。到你。」他指向了西裝男子。

  或許是被用槍指住,或許是有點相信王軍的說話,西裝男子思考了一會兒後,在王軍的催促聲下嘆了口氣後說道:「我叫陳律政,是律師……」

  接著陳律政還想再說什麼,王軍直接打斷了他,指向了下一位,是那個小男孩。「快,到你。」

  「我叫何嘉明,十歲,正在唸大學數學系。」何嘉明的說話讓眾人無不瞪大了眼睛。

  「數學神童是嗎……好,下一位。」王軍對何嘉明滿意地的笑了笑,指向了站到葉一輝旁邊的女生。

  「夏予寧。」

  過了一秒,王軍確定夏予寧只是說了三個字,沒有後續補充後,呆了一下後問:「沒有了?」

  「沒有了。」

  「你的特長或者職業呢?」

  「無。」

  王軍還想再說點什麼,一瞅時間,連忙指向了下一位。「好,夠爽快,下一位。」

  最後一位當然就只剩下葉一輝了。

  「呃,我叫葉一輝,學生,沒有什麼特別擅長……」

  「好,現在大家互相之間都有了初步的認識了吧?」王軍說道。「時間還有一分鐘多點,我再解釋一下,這裡並不是你們原本所熟悉的世界,也不是夢或虛擬,這裡是真實存在的空間世界,危險的輪回世界。由我們對主神那個問題作出了『是』的回答那刻開始,我們就一直永無休止地在無限的動漫世界裡輪回著執行任務。」

  動漫世界!這四個字深深敲打在葉一輝的心處。如果這裡是動漫世界的話……那這個暗紅色的世界是……?熱愛動漫的葉一輝覺得這個情景煞是熟悉,隱隱猜到了答案。

  「執行任務?」夏予寧問道。

  「沒錯,我們的手錶上有說明,這隻是主神手錶,解不下來,也不會被破壞。」王軍答道。

  大家一看,果然手錶上除了一個正在倒計時的數字,還有一排小字。葉一輝嘗試輕輕一掃,那排小字立即投射在空中成了立體文字,供眾人閱讀。

  任務:擊倒壞刃紗布拉克,獎勵點數一千點。

  手錶的倒計時就在此時顯示到零。

  「開始了。」王軍大喊。

  與此同時,一道紅蓮直衝天際!在紅蓮之末裡,有一個炎髮的身影………

  「shana!」葉一輝叫道。

  這裡,竟然是封絕下的世界!

待續‧‧‧
最後由 愛.封神 於 2011-07-13, 週三 12:42 AM 編輯, 總共編輯了 4 次

  • 0
  • 0
漫天飛舞的黑羽.伴隨折斷的墮落之翼,在那暗黑的國度.我還能找到自我嘛?
飄逸的櫻花.染紅的街道.我所看見,只有淡紫的黑暗
冷酷的刀鋒.淌血的傷心.殘留下來,Only endless love

圖檔愚人節禮物
頭像
愛.封神
叮噹小城偉人
叮噹小城偉人
 
文章: 1173
註冊時間: 2004-10-19, 週二 7:11 PM
性別: 秘密
來自: 缺圓弦月
稱號: 英明的(!?)是英俊才對啦0.0
花名: 在下沒種花,何來花名?
最愛: 最愛是誰?我自己也很想知道啊
狀態: 潛水中
聲望值: 39
有名有氣有名有氣有名有氣有名有氣

Re: 《無限動漫》灼眼的夏娜 第三章

未閱讀文章 #3樓, 由 愛.封神 » 2011-04-28, 週四 4:28 AM , 繁簡轉換:  

文章連結:
第三章 打倒!炎髮灼眼討伐者?

  葉一輝突然叫了一聲,眾人的目光都從那道紅蓮轉移到他身上。

  王軍的眼睛閃過一陣精光,問道:「你知道這是什麼動漫?」

  葉一輝點頭,滿臉興奮地說道:「夏娜!是炎髮灼眼之夏娜!」

  眾人看著他那麼亢奮,一時之間不知道該給他什麼反應。

  「原來這是真的!真的可以進來動漫世界!太好了,實在太好了!」葉一輝繼續興奮地說道:「你們知道嗎?我以前就很迷這部動漫,沒想到今天終於有機會見識到!」

  王軍冷冷的朝他潑了一盤冷水:「沒什麼好,這裡是個會隨時死亡的世界,根本無法預測到下一秒會受到什麼樣的攻擊,完全超出了現實的科學性,像剛才那道衝天的火炎,我們碰上去就只有成為灰燼的命而已。這可不是開玩笑,我得提醒你們,你們死了就真的死定了,真真正正的死亡!」

  太好了,沒想到這次來的人裡會有個熟悉動漫的小伙子,有這種情報王,應該能夠大幅提升我們的生存率!王軍心裡也是一陣激動。

  「既然你很熟悉這部動漫,那你知道這是哪裡嗎?這個任務裡要擊倒的人又是誰?」王軍接著問葉一輝。

  被潑冷水的葉一輝依然很興奮,卻收斂了許多,定了定神後回答:「這裡是封絕,封絕是一種可以將因果流動從世界分開,造成一個封閉的靜止空間。另外,這裡有兩種人要注意,一種是紅世之徒,另一種是火霧戰士,紅世之徒以吸食人類的『存在』為生,而火霧戰士就是討伐紅世之徒,維持世間存在平衡的人。」

  葉一輝一張嘴忽然就是什麼封絕、因果流動、徒、戰士、存在平衡的新鮮名詞,大家聽得像是一個奇幻的故事。但轉念一想,動漫本身不就是一個奇幻的故事了嗎?

  葉一輝繼續解釋道:「而這個壞刃紗布拉克就是一個紅世之徒,與他對抗的火霧戰士這邊有『炎髮灼眼之討伐者』夏娜、『萬條巧手』威爾海爾米拉、『悼詞朗誦者』瑪裘莉‧頓。」說到這樣,他一個小停頓後,反而疑惑:「可是,最後擊倒壞刃紗布拉克的人是夏娜,劇情都是這樣演的。這麼說,只要我們靜靜等待情節的進行,自然就能完成任務,得到那一千點數?」

  「不對。這裡寫著的是『擊倒』壞刃紗布拉克,獎勵點數一千點。所以應該由我們自己親自將他擊倒,才能獲得獎勵點數,假手於人的話,是無法得到點數的。」陳律政是律師,對於文字每一個字詞都很考究。

  聽到這句說話,王軍忽然眉頭深鎖,說道:「各位,有件事漏了說,其實我們這個世界是一個輪迴世界,意思就是不停在各部動漫片裡輪迴,而離開那部動漫片的方法,就是完成主神給予的任務。」

  「那麼即使說,我們必須得親自擊倒這個壞刃紗布拉克了?」陳律政說。

  葉一輝臉色一下子刷白,搖頭道:「沒可能的,這個紗布拉克是紅世之徒,正常人根本打不倒他,只有火霧戰士才能與他們戰鬥,我們只會去送死。」

  「不,主神不會給予不可能辦到的任務我們,他會因應我們的能力而給予合適的任務。」王軍說道。「但是這個獎勵一千點數實在太高了,其實我們每完成一部動漫片,主神都會獎勵200點給予我們,其次會因應所擊倒動漫片中的角色強弱及數量而給予適當的點數獎勵,但這個一千點的獎勵高的嚇人,而所需擊倒的角色也強得過份,是嗎?」王軍望向葉一輝。

  「是。」葉一輝肯定地點頭,「我可以肯定我們絕對打不嬴他。我們充其量只能從旁間接協助火霧戰士擊倒他,而無法直接打敗他。」

  「你說的主線任務是什麼意思?」這時夏予寧忽然開口說道。

  「是完成動漫片離開的必須任務,完成它就可以離開了。」王軍說道。

  「但這次『主神』給出的任務是擊倒這個角色,而我們是沒有任何將其擊倒的能力,所以這次主神沒有因應我們的能力而給予合適的任務,產生了矛盾?」陳律政如此分析道,然後思考出新的問題。「那麼,會不會有其他任務?這個任務其實只是非必要的任務,是我們額外獲取獎勵點數的途徑,而真正的主線任務並非這個。」

  「對,這就是我想到的事。」王軍點頭道。「這種任務我們稱之為支線任務,是額外獲取獎勵點數的其中一種途徑。但主神每次必定會將主線任務發在我們的手錶裡,沒可能沒有,大家再查看一次!」

  實在太好了,沒想到這次的新人竟然質素都那麼好,或者這次真的有救了?王軍心裡想。

  眾人連忙再次摸索自己的手錶,卻還是看到只有那麼一個任務。最後大家一起望向那個猥瑣大叔的屍體,陳律政見狀又連忙轉開何嘉明的腦袋,喊他不要看。

  王軍幾步走近,舉起他的右手,一掃手腕處的手錶,一排立體文字立時躍上空中,予人觀看。

  任務:擊倒炎髮灼眼的討伐者,獎勵點數一千點。

  眾人傻眼了。

待續‧‧‧
最後由 愛.封神 於 2011-07-09, 週六 4:02 AM 編輯, 總共編輯了 1 次

  • 0
  • 0
漫天飛舞的黑羽.伴隨折斷的墮落之翼,在那暗黑的國度.我還能找到自我嘛?
飄逸的櫻花.染紅的街道.我所看見,只有淡紫的黑暗
冷酷的刀鋒.淌血的傷心.殘留下來,Only endless love

圖檔愚人節禮物
頭像
愛.封神
叮噹小城偉人
叮噹小城偉人
 
文章: 1173
註冊時間: 2004-10-19, 週二 7:11 PM
性別: 秘密
來自: 缺圓弦月
稱號: 英明的(!?)是英俊才對啦0.0
花名: 在下沒種花,何來花名?
最愛: 最愛是誰?我自己也很想知道啊
狀態: 潛水中
聲望值: 39
有名有氣有名有氣有名有氣有名有氣

Re: 《無限動漫》灼眼的夏娜 第四章

未閱讀文章 #4樓, 由 愛.封神 » 2011-05-04, 週三 3:42 AM , 繁簡轉換:  

文章連結:
第四章 投票殺誰

  「這、這個是…雙向任務?」王軍吃驚道。

  「雙向任務?什麼意思?」發現新的名詞後,陳律政皺眉又問。這裡的術語真是一個接一個,令人難以全盤掌握形勢。

  「是指兩個勢力敵對的任務。例如這個火霧戰士和紅世之徒的敵對關係,我們其中一個任務是打倒紅世之徒,但另一個任務是打倒火霧戰士。雖然主神沒有直接委託打倒火霧戰士的任務給我們全體,只是委任一個,但只要我們完成了,任務完成的獎勵都會給予全體。這種直接參與兩個敵對關係的任務,只要完成任何一個任務就可以離開動漫片,我們稱之為雙向任務。」王軍解釋道。

  但當中要數最吃驚的卻還是葉一輝,他呆呆地看著空中的那排任務說明的立體文字,喃喃道:這怎麼可能?打不嬴,根本沒可能打嬴?

  「夠了,不是說了嗎?主神不會給予我們辦不到的任務。它會給我們這個雙向任務,表示我們一定有可能完成其中一個。」王軍不耐煩地說。

  「哥哥,會不會是你對動漫裡的人物太過重視,將他們的能力想得太過強大,實際上可能沒有你所想的那麼厲害?」年紀輕輕的何嘉明也說。

  「……可能吧。」葉一輝只得無奈苦笑。只但願他真的是太過杞人憂天。

  「好了,葉一輝,這裡就只有你熟悉這部動漫片,現在你是我們的關鍵,大伙是生是死就看你了。」王軍正色道。「你覺得我們完成哪一個任務的成功率最大?」

  葉一輝想了想後道:「一樣。難度都是一樣大。如果要打倒壞刃紗布拉克的話,我們就要搶先在三個火霧戰士之前出手,但我們只是普通人,怎麼可能接近到他?同樣,炎髮灼眼討伐者夏娜是火霧戰士,我們要打倒她,同樣要在另外兩個火霧戰士的眼前出手,可能會殺人不成反被殺。」

  「其實,不需要接近他們才可以攻擊。」王軍揚了揚手上的手槍。「只要你告訴我,他們會不會被物理攻擊所傷。」

  事實上葉一輝也沒見過動漫中火霧戰士和紅世之徒被手槍所射,能在封絕中活動的人大都不是普通人,要戰鬥自然有一套更有威力的攻擊方式,不會靠普通人類的武器。只不過依理論來說,火霧戰士是人類之身,手槍對火霧戰士應該是有效,而紅世之徒就難說了。

  但在這裡葉一輝卻有一個小心眼。無論如何,他都要護著夏娜的生命安全。他是這套動漫的粉絲,怎麼可能眼看主角被人殺掉?夏娜欵,真要看到時膜拜都來不及啦,哪可以傷害她?

  葉一輝思考了片刻後,決定不能讓他們傷害夏娜,於是說道:「手槍應該對兩方的人都沒有用。他們不是普通人,物理攻擊應該對他們無法造成傷害。」

  一時之間眾人都沉默了下來。他們就只有手槍這一個攻擊手段,如果物理攻擊無效,而他們沒有有效的攻擊手段,那他們跟螞蟻亦沒有什麼大分別。

  「對了,小兄弟,你之前說過最後壞刃紗布拉克會被夏娜打倒,那大概是多久後的事?」陳律政繼續保持謹慎地思考。

  「大概十至十五分鐘以內的事……」葉一輝答道。

  戰鬥不會維持太久,這裡是封絕,總沒可能開住封絕幾日幾夜吧?遠方的天上兩道顏色略有差異的火炎不停來回迴旋相撞,別的人不知道,但有看過動漫的葉一輝卻認得出來,剛才那道直衝天陸的火炎就是壞刃紗布拉克打算對威爾海爾米拉作出最後一擊時,夏娜中途突入打斷壞刃紗布拉克的攻擊。依照動漫的劇情走向,接下來威爾海爾米拉就會暫時退出戰線,透過瑪裘莉‧頓的「自在法」與動漫的主角「零時迷子」阪井悠二對話,與此同時,悠二的同學佐藤啟作和吉田一美會在「玻璃壇」引導大家的方向,而瑪裘莉‧頓則在城市裡遊走,秘密佈下一些自在法。

  當瑪裘莉‧頓所佈下的自在法完成時,就是壞刃紗布拉克被擊倒之時。這段時間,就是眾人可以完成任務的唯一一段時間,遲了,雙向任務當中就只剩下一個任務可以完成,就是打倒夏娜。葉一輝自然不想最後結果造成這局面,所以這關鍵的十幾分鐘內,葉一輝比任何人都還要緊張。

  當眾人聽完葉一輝對劇情的說明後,葉一輝曾一度擔心地留意眾人的表現,畢竟這當中會涉及很多古怪的名詞,要一時三刻理解到內容實在不易辦到。可是看完眾人的表情一遍後,葉一輝終於放心下來。

  對邏輯關係很重視的陳律政顯然能夠進入到狀況,消化這一堆奇怪的名詞。王軍是眾人當中唯一一個有輪迴經驗的人,接受及理解新事物的能力也比較高。而夏予寧雖然默默不語,但那堅定清澈的眼神裡也沒有一絲茫然的感覺。最後連當中最小的小男孩何嘉明也點頭明白,說起來這傢伙還是數學神童呢,也不太應該將他當是普通小朋友看待。

  「你們……明白了嗎?」最後保險起見,葉一輝還是試著確認的問道。

  陳律政率先點了點頭,繼續擔任分析狀況的角色。「所以,現在的情況是我們如果想打倒這個壞刃紗布拉克,就得在接下來這十幾分鐘內行動,否則我們這個雙向任務裡就會失敗了一個任務,到時要完成任務離開這個世界,就必須得打倒炎髮灼眼的討伐者了。」

  眾人對陳律政的分析點頭表示理解。看眾人沒有迷惑的意思,陳律政繼續說道:「所以現在問題來了。」

  陳律政的眼睛逐一掃視眾人一遍,然後才緩緩說道:「我們究竟應該在接下來這十幾分鐘內冒險完成打倒壞刃紗布拉克的任務,還是放棄這個任務,慢慢從長計議後,對那一個火霧戰士下手。投票吧?」

  眾人面面相覤,然後由陳律政帶頭投票。結果陳律政和王軍都認為應該放棄壞刃紗布拉克的任務,理由是時間太倉卒,胡亂行動會很危險。而葉一輝和何嘉明卻認為不應該放棄,理由是,火霧戰士是正義的一方,即使在動漫世界也應該要守護正義,與正義站在一起。

  「正義不能養活你。」王軍只是冷冷地說道。

  最後大伙都看向夏予寧,現在就剩她還沒表決,她的一票將會是決定性的關鍵。

待續‧‧‧
最後由 愛.封神 於 2011-07-09, 週六 4:03 AM 編輯, 總共編輯了 1 次

  • 0
  • 0
漫天飛舞的黑羽.伴隨折斷的墮落之翼,在那暗黑的國度.我還能找到自我嘛?
飄逸的櫻花.染紅的街道.我所看見,只有淡紫的黑暗
冷酷的刀鋒.淌血的傷心.殘留下來,Only endless love

圖檔愚人節禮物
頭像
愛.封神
叮噹小城偉人
叮噹小城偉人
 
文章: 1173
註冊時間: 2004-10-19, 週二 7:11 PM
性別: 秘密
來自: 缺圓弦月
稱號: 英明的(!?)是英俊才對啦0.0
花名: 在下沒種花,何來花名?
最愛: 最愛是誰?我自己也很想知道啊
狀態: 潛水中
聲望值: 39
有名有氣有名有氣有名有氣有名有氣

Re: 《無限動漫》灼眼的夏娜 第五章

未閱讀文章 #5樓, 由 愛.封神 » 2011-05-07, 週六 4:51 AM , 繁簡轉換:  

文章連結:
第五章 兵分三路

  「我棄權。」夏予寧語氣冷淡說道。

  眾人聽到後一時呆住,陳律政顯然沒想到會有人投棄權票,此時有點尷尬。

  葉一輝不禁有點緊張地偷看王軍。這傢伙…該不會仗著自己有槍就要脅我們打和算他嬴吧?

  還好最後王軍沒有這種想法,現在除了夏予寧之後,其他人都只能一臉無奈地看著陳律政,眼神都在問:這個情況怎麼辦?

  陳律政低頭想了想,猶豫片刻,張了嘴想說話卻又沒有作聲,如此反復了幾遍,直到王軍終於受不了了,喊道:「哎呀陳兄,你有什麼想法就直說吧,猶豫什麼?我們不會怪你。」

  陳律政聞言又咬了咬牙,才說道:「那麼,其實像這種事情,我相信大家都想依自己的想法行事,擁有絕對的自由權吧?」

  陳律政看了眾人一眼,見沒人說話後才繼續道:「既然這樣,那就各自行事吧。依自己所相信的去做,死了也不能怨人。我們就在這裡分散吧!」

  眾人聽了這個主意後都在靜靜地思考。分頭行事的確是最佳的解決辦法,但是……人類是群體動物,總要跟同類在一起才會感到安心,人數少了,心裡難免有點忐忑。最後說話的還是陳律政,他問王軍:「我想再確認一點,如果我們其中一個人完成了任務,是不是全體都會得到任務獎勵,一起離開?」

  「是。」王軍肯定地點頭。

  「那我們就在這裡分別吧。」陳律政喊話。「只要我們其中一人打倒壞刃紗布拉克或者炎髮灼眼的討伐者,那就行了。」

  說完,陳律政和王軍對望了一眼,默默地轉身,一同離去。離開前,陳律政走了幾步,又再回頭,意味深長地看了葉一輝一眼,說道:「希望我們能夠在十分鐘後離開吧。」

  兩人走遠了後,夏予寧也默然轉身,向著另一個方向行去。

  「呃……等等,你不打算跟我們在一起嗎?」葉一輝喊住她。

  「沒必要。我只想走自己想走的路。」夏予寧更是瀟灑,頭也不回,只是象徵性地揮了揮手,留下一句頗哲學的說話令葉一輝摸不著頭腦。

  夏予寧的背影逐漸遠去,剩下的葉一輝和只有十歲大的何嘉明,兩人佇立在那裡大眼瞪小眼。

  「我們現在怎麼辦?」

  這句話當然是出自何嘉明的口中。要是葉一輝堂堂一個大男生竟然問一個只有十歲的男孩子怎麼辦,這種事連葉一輝自己想想也不禁臉紅。

  「呃……先走著看看吧。」葉一輝無奈,帶著何嘉明隨便找個方向就走。

  葉一輝要打倒壞刃紗布拉克,而時間就只有十幾分鐘內,一個手無寸鐵的普通人要如何打倒紅世之徒,這種事葉一輝還是毫無頭緒。只想到首先應該連繫到火霧戰士那種,與她們合作,可是怎樣找到她們,葉一輝還是毫無頭緒……

  此刻上空盤旋著的,已經失去了炎色的那道火焰,取而代之是另一道不同顏色的火焰在與壞刃紗布拉克戰鬥。那是已經聽完了零時迷子整個計劃的威爾海爾米拉再次上陣,替換下來的夏娜則是到了悠二身邊休息,儲備力量等待適當時機給予壞刃紗布拉克最後一擊,那時便是葉一輝他們其中一個任務失敗的一刻。而這個時候第三名火霧戰士瑪裘莉‧頓則在城裡周邊趴趴走,佈下自在法。還有的是悠二的同學啟作和一美在玻璃壇繼續引導眾人……

  慢著!葉一輝忽然靈機一觸。想到玻璃壇,就想到了火炬。

  紅世之徒是吸食人類的『存在』以得以出現在這個世界,而為免這個世界一下子失去太多『人類的存在』而一瞬間失去平衡崩潰,紅世之徒會以所吸食的人類那剩餘無幾的丁點存在製作成『火炬』,讓該人的存在就像風中殘燭般,慢慢燃盡……然後消失,對世界的平衡造成最輕微的影響。

  而玻璃壇,就是一種可以觀察到城市裡火炬的位置。

  葉一輝記得有一次,身為火炬的悠二在城裡活動,結果吸引起那時身在玻璃壇的啟作和另一個同學榮太的注意。

  所以,現在只要做回同樣的事情,讓火炬移動,自然就能引起玻璃壇裡的人,到時為策安全,火霧戰士那方一定會有人過來察看的!

  雖然葉一輝本身不是火炬,但是這座城市裡,非常多火炬。只是葉一輝也是普通人一名,完全看不出火炬與普通人的分別。

  葉一輝好不容易想到了下一步,此刻卻卡在這裡了。他著急地看著周遭所有一動不動的路人,到底哪一個才是火炬?看起來好像個個也是,又好像個個都不是……

  直至葉一輝眼角的餘光瞄到了……一輛巴士。

  一輛巴士載著這麼多人,總會有一個是火炬吧?

  葉一輝走向那輛巴士,同時跟何嘉明說出自己的計劃。

  聽罷的何嘉明只是問了一句:「哥哥你會開車嗎?」

  葉一輝腼腆地答道:「會。」只不過,是電玩店中心裡頭那種模擬賽車囉……兩者的開法應該差不多吧。

  這句話當然不會讓何嘉明知道,他雖然是年紀小,也不代表沒有思考能力。給他知道葉一輝沒開過真車,他肯定死活不肯上車。

待續‧‧‧
最後由 愛.封神 於 2011-07-09, 週六 4:03 AM 編輯, 總共編輯了 1 次

  • 0
  • 0
漫天飛舞的黑羽.伴隨折斷的墮落之翼,在那暗黑的國度.我還能找到自我嘛?
飄逸的櫻花.染紅的街道.我所看見,只有淡紫的黑暗
冷酷的刀鋒.淌血的傷心.殘留下來,Only endless love

圖檔愚人節禮物
頭像
愛.封神
叮噹小城偉人
叮噹小城偉人
 
文章: 1173
註冊時間: 2004-10-19, 週二 7:11 PM
性別: 秘密
來自: 缺圓弦月
稱號: 英明的(!?)是英俊才對啦0.0
花名: 在下沒種花,何來花名?
最愛: 最愛是誰?我自己也很想知道啊
狀態: 潛水中
聲望值: 39
有名有氣有名有氣有名有氣有名有氣

Re: 《無限動漫》灼眼的夏娜 第六章(上)

未閱讀文章 #6樓, 由 愛.封神 » 2011-05-11, 週三 4:05 AM , 繁簡轉換:  

文章連結:
第六章(上) 活動火炬

  擁有一頭紮成馬尾的粟色長髮,身穿一襲紫色套裝仍無法將那姣好身材完全掩藏的瑪裘莉‧頓此刻腳踏著一本大型精裝書在上空高速飛行著,那雙藏在平光眼鏡下的碧眼閃露著無盡的戰意。她愉悅地牽起了嘴角,大喊:「啟作,下一個地點!」

  「是!下一個地點在商店街,在你的左方大概35度方向,大概在一間書店附近那裡就行了!」遠在玻璃壇的啟作透過一張透著紫光的書籤與瑪裘莉‧頓說話。

  「好!一口氣給他解決!」瑪裘莉‧頓大喊,戰意大漲地提速向啟作所說的地方飛去。

  「嘿嘿嘿……很久沒有跟小弟們這麼默契地合作戰鬥!我已經全身都充滿了興奮的戰意!」瑪裘莉‧頓腳下的精裝書也在迎風大叫。

  聞言瑪裘莉‧頓神色卻是略一黯然,苦澀地牽了牽嘴角笑道:「已經並不是『們』了。」

  精裝書哈哈大笑,「我那多愁善感的瑪裘莉‧頓,才分開不到幾天就懷念起榮太小弟了?哇哈哈哈哈……嗚!」

  瑪裘莉‧頓狠狠踩了精裝書一腳。那雙眼睛的確閃過一絲憂傷,不過很快又消失了。「他有他自己的選擇,他會走向自己所認為最正確的路。」

  「不管如何,他能認清自己的方向的確是好事……」精裝書的聲音也略帶傷感說道,忽然又語氣一轉,大笑起來:「至少不用受愛發酒瘋的大姐折磨,哇哈哈……嗚!」

  瑪裘莉‧頓又狠狠地踢書一腳。沒有再回應書的說話,只是四處張望,尋找啟作所說的那間書局。忽然,眼簾下的某個地方好像閃過了什麼……

  她連忙飛過去察看。

  透過書籤聽到瑪裘莉‧頓與那本書對話的啟作也不禁默然神傷,想起以前與榮太那兄弟一起在玻璃壇上協助瑪裘莉‧頓,現在卻只剩下自己一個了。

  看著玻璃壇上的城市,他不禁想著榮太此刻會在哪裡。突然,他看到了一堆在火炬在移動!

  啟作神色凝重地盯著那群移動著的火炬,突然聽到身邊的一美喊道:「佐藤同學,你看!瑪裘莉‧頓小姐的附近有個火炬在移動!」

  什麼!?啟作連忙看著一美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一個火炬在緩緩移動著,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來,因為城內火炬實在太多了。相比之下,啟作所發現的那群火炬就移動得比較快了,所以才讓走神的啟作一下子發覺到。

  「吉田同學妳看,這裡也有!」啟作指著那群移動的火炬說道。

  「為什麼會這樣…?」吉田一美有點擔心地說道。

  「得通知瑪裘莉‧頓。」啟作看著那群移動得比較快速的火炬,將書籤放到嘴邊說話:「大姐,我發現這城市上有些火炬在活動著!」

  ……

  轉過了一個角落,瑪裘莉‧頓終於發現了一名女性的身影在街道上謹慎地走著,那時不時四處張望的腦袋很快便發現了飛在半空中的瑪裘莉‧頓。看見這種詭異的場面,這名女性沒有顯出任何不安,她靜靜地看著瑪裘莉‧頓,而瑪裘莉‧頓也帶著微笑回望她,那眼神中卻透出冷冷的兇悍。

  在瑪裘莉‧頓的眼中,她,只是一名火炬。唯一的特別是她能夠在封絕中活動。

  然而,這名火炬卻有著一個很好聽的名字,名叫──夏予寧。

  雙方都沒有說話,沉默地互盯著對方,最後打破靜寂的局面卻是一本書……瑪裘莉‧頓腳下的那本大型精裝書。

  「喏!小姑娘真不簡單,敢直視我們那嗜血的酒杯瑪裘莉‧頓在全天下可沒多少人,可惜妳只是個火炬。嘿哈哈哈……嗚!」

  瑪裘莉‧頓冷不防踢了它一腿,向夏予寧問道:「小妹妹怎麼稱呼?」

  「夏予寧。」夏予寧完全不畏懼眼前這名火霧戰士,語氣冰冷得毫無感情。

  「哦~?」瑪裘莉‧頓微笑著長長哦了一聲,「你是密斯提斯嗎?為什麼能夠在封絕下活動?」

  夏予寧略皺雙眉,對新名詞起了反感,這十幾分鐘內已經聽得夠多的新名詞了!

  「我不知道密斯提斯什麼,但我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人,一開始就被傳送到這裡。」

  「另一個世界……?」瑪裘莉‧頓的神色微變,「是指紅世嗎?你是紅世之徒?」

  「瑪裘莉‧頓!」精裝書突然喝道,也多虧它如此一喝,瑪裘莉‧頓剛才差點就要變身成戰鬥型態了。「冷靜點,她是一個火炬。」

  瑪裘莉‧頓那充滿戰意的眼神在聽到這句後,瞬間平靜下來。繞著夏予寧飛圈子,「對啊~只不過是一個火炬而已,看來我也太多慮了。」瑪裘莉‧頓自嘲般笑了笑。「火炬終究是火炬,不會是紅世之徒。」

  「眼下還是先對付壞刃紗布拉克比較重要。」精裝書說道。

  「對對。那麼,小妹妹你先自己玩著。妳很有趣,我回頭會再來找你。」瑪裘莉‧頓說完,手指一揮,一段咒語從指頭間飛出,打入到夏予寧的身體內。「別擔心,這只是追蹤性的自在式。」

  「喲呵~走吧走吧,將紅世之徒統統揪出來幹掉!哇哈哈哈……」精裝書載著瑪裘莉‧頓左右搖了搖,然後一下爆衝直奔天際。

  「笨死了!」瑪裘莉‧頓用力跺腳,狠狠地踩書。「我們原本的目標就是在那裡附近佈下自在式啊,你飛去哪裡?」

  「哇哈哈哈……」精裝書仍然在大笑中。

  忽然,瑪裘莉‧頓身上傳來了佐藤啟作的聲音:「大姐,我發現這城市上有些火炬在活動著!」

待續‧‧‧
最後由 愛.封神 於 2011-07-09, 週六 4:04 AM 編輯, 總共編輯了 1 次

  • 0
  • 0
漫天飛舞的黑羽.伴隨折斷的墮落之翼,在那暗黑的國度.我還能找到自我嘛?
飄逸的櫻花.染紅的街道.我所看見,只有淡紫的黑暗
冷酷的刀鋒.淌血的傷心.殘留下來,Only endless love

圖檔愚人節禮物
頭像
愛.封神
叮噹小城偉人
叮噹小城偉人
 
文章: 1173
註冊時間: 2004-10-19, 週二 7:11 PM
性別: 秘密
來自: 缺圓弦月
稱號: 英明的(!?)是英俊才對啦0.0
花名: 在下沒種花,何來花名?
最愛: 最愛是誰?我自己也很想知道啊
狀態: 潛水中
聲望值: 39
有名有氣有名有氣有名有氣有名有氣

Re: 《無限動漫》灼眼的夏娜 第六章(中)

未閱讀文章 #7樓, 由 愛.封神 » 2011-05-11, 週三 6:15 PM , 繁簡轉換:  

文章連結:
第六章(中) BUG

  另一邊廂,王軍與陳律政並肩地走著,正向著城外,那戰火的漩渦外邊靠近。

  他們的本意是先離開戰火的中心點,找個安全的地方收集各種形勢的利弊,然後好好思索制訂下一步計劃,才再嘗試打倒火霧戰士,完成任務離開。至於壞刃紗布拉克?他們已經不會再考慮了。反正城裡已經有那三個小伙子在嘗試完成這個任務,也任由他們隨便幹了,反正十幾分鐘時限一到,那三人終究還是要歸隊一起對付火霧戰士。

  陳律政由一開始提出分隊時已經是打著這個結果。他從來沒指望那三個年輕人能夠真的完成任務。但要是不讓年輕人放手一幹,他們是不會死心的,於是陳律政看反正十幾分鐘後任務就會失敗,那就讓他們一試了。

  「王軍兄,你可以多說一點關於這個輪迴世界的事嗎?」陳律政見無話可說,便找王軍多瞭解點這個奇怪的世界。「我之前有聽你說過一個叫「主神」的玩意,那是什麼?」

  王軍的槍已經放回懷中,此刻正叼著煙枝在吸食著,聽到陳律政的問題後,不禁笑了笑。「陳兄,主神那可不是玩意。你和我的生命都是牽在這東西上。」

  王軍略一停頓,噴了口煙繼續說道:「雖然說是『主神』,但那其實是一團光,遲點離開了這部動漫片的世界後,我們會回到主神空間,那時你便會看到它。當然,前提是你能夠活著這部動漫片。死了的人可是真正的死了,除此之外,只要你仍尚存一口氣,就算你已經沒了半個腦袋,腹部穿了個洞,整條大腸被拖出來半天吊,肋骨也全斷了,只要你仍要有一絲氣息,你仍然活著回到主神空間,你就能夠用獎勵點數向主神換取修復功能。保證你全身回復得正正常常,一點事也沒有。」

  王軍望了望陳律政的表情,笑道:「陳兄不相信我說的?這是一個真實例子啊。我第一次來到這個輪迴世界時,那部動漫片結束後當時的隊長就是這個半死不活姿態回到主神空間,那時再遲個一秒我想他可能就真的要說再見了,他連氣也喘不上來,幸好有另一個老隊員代替他用獎勵點數為我們全體進行修復,他的命子才這樣被救回來。」

  「可是這樣似乎太玄幻了點吧?一個人如果真的受傷得像你所說的那樣子,就算沒死,也應該已經痛得失去知覺休克了。」陳律政有點難以置信。

  「誰知道。反正他當時就是這樣子又沒掛掉跟著我們一起回主神空間。」王軍聳聳肩。「而且,在這個世界,很多事都不能以常理去解釋。你看,普通人類能夠這樣在天空飛嗎?這個靜止了的世界又是怎麼回事?」王軍指了指遠處在空中交戰的紗布拉克與威爾海爾米拉,又指了指身旁一片飄在半空中定格了的樹葉。

  接著他狠狠抽了口煙,又繼續說道:「很多人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時都懷疑著自己是不是腦子有問題了,是不是精神失常了,是不是在做夢。也有些心理承受力低的人受不了這種刺激,原本沒瘋的也很快變瘋了。我也不例外,我第一次進入動漫片時,那時的隊長跟現在的我一樣,跟你們說明這一切,這不是以前所待的那個現實世界,但是我並不相信,還以為自己是作夢來著……可是當我看到那……高達十幾米,像一幢樓那般巨大的高達時,我就不得不相信了。機動戰士特種計劃,這是我第一部動漫片。看到那巨型的高達,相信誰也會被震撼到不再抱有幻想,不得不面對這是一個真實的世界。」

  陳律政想了想後說道:「那看來這次我們走運了,抽到這種沒有太劇烈範圍戰鬥的動漫片。」

  王軍彈了彈煙灰,道:「其實不是走運,這是必然。之前也說過主神不會給予我們做不到的任務,這次我們只有六個人,一個舊人五個新人,所以動漫片的難度也不會太高。」

  「是嗎……」陳律政回道。「其實聽你這麼說,我覺得這個『主神』就好像一個智能電腦一樣。而這一部部動漫片就是遊戲,我們就是玩家,以自己的生命作為賭注,進行著一個個難度適當的遊戲,破關了一個,接下來又要挑戰一個更難但又不會超出玩家能力範圍的遊戲。要能夠做到這一點,除非是一台能夠計算得很複雜的超級電腦,或者是真正的神才行。」

  「嗯,聽起來就是這樣沒錯。」王軍聳肩道。

  「對了,有關獎勵點數這一個東西我也有些事想問清楚個詳細。不過聽完你這樣說後,眼下我卻有個疑問。」

  「什麼問題?」

  「你說這個主神會給予符合我們能力的任務,然後我們得拼命完成那個主線任務,離開這個世界。但是,我卻發現了一個BUG。」

  「BUG?」

  「呃……漏洞。即是一些邏輯上的小漏洞。」

  「哦,繼續。」

  「如果,我是說如果,以這部動漫片為例,如果我們兩個任務都不完成,這部動漫依然是一個世界,假設我們都是毫無大志、膽小怕死的人,寧願不拼命了,也不想回到現實世界了,我們一直在這裡生活下去,遠離危險,安穩地生活到老死,那主神豈不是奈我們沒何?」

  陳律政之後說道:「不過,如果我是主神的話,肯定不會留下這麼明顯的BUG,接下來如果我們不去努力完成它給的任務,而是懶洋洋地安靜生活,肯定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例如有殞石撞擊地球,然後我們便隨著這個世界一同毀滅了。」

  王軍仔細思考了陳律政這一番話,一時沒有了言語。

待續‧‧‧
最後由 愛.封神 於 2011-07-09, 週六 4:05 AM 編輯, 總共編輯了 1 次

  • 0
  • 0
漫天飛舞的黑羽.伴隨折斷的墮落之翼,在那暗黑的國度.我還能找到自我嘛?
飄逸的櫻花.染紅的街道.我所看見,只有淡紫的黑暗
冷酷的刀鋒.淌血的傷心.殘留下來,Only endless love

圖檔愚人節禮物
頭像
愛.封神
叮噹小城偉人
叮噹小城偉人
 
文章: 1173
註冊時間: 2004-10-19, 週二 7:11 PM
性別: 秘密
來自: 缺圓弦月
稱號: 英明的(!?)是英俊才對啦0.0
花名: 在下沒種花,何來花名?
最愛: 最愛是誰?我自己也很想知道啊
狀態: 潛水中
聲望值: 39
有名有氣有名有氣有名有氣有名有氣

Re: 《無限動漫》灼眼的夏娜 第六章(下)

未閱讀文章 #8樓, 由 愛.封神 » 2011-05-14, 週六 8:03 PM , 繁簡轉換:  

文章連結:
第六章(下)神童的背後

  市區中,一輛大型汽車緩緩在路上行駛。特別的是,這個世界裡所有事物都靜止了,但這輛巴士卻依然轟隆轟隆地運行著。

  坐在駕駛席上的葉一輝憂心忡忡地望出車外的上空,那裡是紅世之徒和火霧戰士交戰的戰場。距離擊倒紅世之徒的任務剩餘十多分鐘,然後他卻還是一點頭緒也沒有。這個十多分鐘的時限,到底何時才會完結真是沒有個譜,一切全看瑪裘莉‧頓了,擊倒壞刃紗布拉克最關鍵的就是這位火霧戰士,必須要以她的自在式啟動作為前提,才能將紗布拉克擊倒,如果她的自在式不啟動,紗布拉克是無法被擊倒的。所以,只要將瑪裘莉‧頓拖住,就能延遲打倒紗布拉克的限期。

  而葉一輝現在所做的,間接就是吸引瑪裘莉‧頓的注意。他肯定如果玻璃壇上的佐藤啟作發現有大批火炬活動,第一時間一定會通知瑪裘莉‧頓,至於瑪裘莉‧頓會不會停下原先的計劃,改而往這邊偵察一下,這點葉一輝也只能衷心祈禱了。

  「對了,哥哥。」坐在葉一輝的大腿的何嘉明在看夠了車外世界的風景後開始與葉一輝漫談起來:「你幾歲?」

  葉一輝透過倒後鏡莫名其妙的看了何嘉明一眼,說道:「十七歲。」

  倒後鏡裡的何嘉明眼神有點落寞:「是啊…十七歲,再過幾年應該就是讀大學的年紀了。」

  葉一輝靜靜地看著前面的道路,沒有言語。

  「其實,我也想十七歲。好想快點長大,至少長到適合讀大學的年紀。」何嘉明見葉一輝沒有說話,也不以為然,繼續說下去。「我根本不想當什麼數學神童,也不想唸大學。在那裡,所有大哥哥大姐姐都是二十多歲,他們有學歷,有閱歷,有共同話題,有愛情,有友情。我,除了每天不停研究數學,根本一無所有。其實很多人都在妒忌,妒忌我的年紀與天賦,一個天才就抵了他們二十多年來的努力,他們由小學開始發奮,中學在書堆裡度過,高考時每個夜裡在身邊陪伴的除了一本本厚重的參考書,就是一份份歷年試卷題目。而我十歲,就抵了他們這些年來日以夜繼的努力,跟他們在知識上站到同一高度上,甚至可能比他們站得更高。」

  「然而,其實我根本不喜歡唸數學。」何嘉明不禁苦笑。「所有人都說,這是我的天賦,我應該唸數學。我沒有選擇的權利。」

  葉一輝心裡咯噔一下。他沒想到一個數學神童的背後是這樣的一個情況。他以為,神童會受所有人的崇拜,會被人所喜愛,每天在自己所天分的領域上研究某些普通人無法理解的項目,成功後就一舉成名。誰知道,懷內這個神童,事實卻不是這回事……

  「那天,我在電腦裡做教授交予的project,誰知道卻彈出一個系統訊息,詢問我是否想明白生命的意義。我彷彿著了魔似地不自覺地回想起自己那只有十年的人生。我不喜歡被別人強迫做著自己沒興趣的事,這樣的人生根本是毫無意義,我彷彿是一隻被操縱的木偶似的,生下來的使命就是為了數學而獻身。所以,對於那個問題,我按了『是』。卻沒想到會來到這個奇幻的世界。」何嘉明幽幽說道。

  葉一輝想說點什麼,話到嘴邊卻什麼也說不出口。

  「王軍哥哥說這裡不是做夢,不是虛假的世界,在這裡隨時會死亡。可是,我想,在那個現實世界我已經受夠了沒有選擇的機會,在這裡,至少我擁有自由。我可以自由地選擇做哪一任務,當我覺得應該為正義而戰的時候,沒有人阻止我,沒有人強迫我一定要做另一個任務。在這裡,我可以堅持自己的想法,我沒有後悔當初按下的那個按鈕,那怕是無法再回到現實世界,那怕隨時會死。」

  「嗯……」葉一輝駕駛著汽車平穩地前進,靜默了好半天才道:「我想,你是對的。」

  「謝謝。」這句話已經是對何嘉明最大的安慰,他開心笑著道了聲謝,說出一直以來糾纏在心裡的結,他開懷了不少。

  陡然,汽車猛然剎停。葉一輝瞪大眼珠看住眼前半空中浮動著的瑪裘莉‧頓,呼吸不覺急促起來。

  這是他第一次真正看到動漫世界裡的人物,想到能夠如此近距離地接觸這些角色,內心只有一陣興奮狂喜。可是興奮之餘他也沒有忘記了正事。

  瑪裘莉‧頓剛才跟著汽車飛了好一段時間,也施放過自在式,確認這車裡大部份都只是正常普通的火炬,只有眼前這兩個一大一小的小伙子能夠活動。想到剛才遇到的小妹妹,不禁覺得事有蹊蹺。

  她勾了勾手指,示意車內的兩人出來。

待續‧‧‧
最後由 愛.封神 於 2011-07-09, 週六 4:07 AM 編輯, 總共編輯了 2 次

  • 0
  • 0
漫天飛舞的黑羽.伴隨折斷的墮落之翼,在那暗黑的國度.我還能找到自我嘛?
飄逸的櫻花.染紅的街道.我所看見,只有淡紫的黑暗
冷酷的刀鋒.淌血的傷心.殘留下來,Only endless love

圖檔愚人節禮物
頭像
愛.封神
叮噹小城偉人
叮噹小城偉人
 
文章: 1173
註冊時間: 2004-10-19, 週二 7:11 PM
性別: 秘密
來自: 缺圓弦月
稱號: 英明的(!?)是英俊才對啦0.0
花名: 在下沒種花,何來花名?
最愛: 最愛是誰?我自己也很想知道啊
狀態: 潛水中
聲望值: 39
有名有氣有名有氣有名有氣有名有氣

Re: 《無限動漫》灼眼的夏娜 第七章

未閱讀文章 #9樓, 由 愛.封神 » 2011-05-18, 週三 4:02 AM , 繁簡轉換:  

文章連結:
第七章 欺騙性接觸

  「你們是誰?」瑪裘莉‧頓單刀直入問道。

  葉一輝和何嘉明對視了一眼,最終由葉一輝開口道:「我們是火霧戰士。」

  假裝是新掘起的火霧戰士,然後藉此接近這群火霧戰士,最後以追殺仇人的名義希望她們能將紗布拉克打到奄奄一息,然後讓他執行最終一擊,順利完成任務。這就是葉一輝臨時所能想到最好的計劃。

  「哼。少騙人,你們只是個火炬。」瑪裘莉‧頓冷笑道。

  一把錘子敲在葉一輝心裡。他們是火炬?

  一瞬間,葉一輝理清了事情,他弄明白了。原先他就已經從王軍的說明裡察覺到有一個漏洞,那就是如果他一直不肯完成主神給予的任務,一直留在夏娜的這個世界裡,那豈不是也能安安穩穩地生活一生?現在想來,主神根本沒有這種漏洞可以給他們有機可乘,主神直接就將他們弄成火炬。火炬,那可是一種存在慢慢消失的玩意!那意味著,要是他們不肯乖乖地努力完成任務,偷懶個幾天的話,他們這些火炬就會慢慢在世界上消失了!

  沒想到葉一輝一直在設法使火炬活動,但他們本身其實就已經是活動式的火炬。

  靠,主神你到底是何方神聖,非得把我們迫上死路?葉一輝心裡不禁憤然地想,嘴邊卻說:「有規定火炬不能是火霧戰士嗎?」

  這句反問的話把瑪裘莉‧頓的嘴巴堵住了。她瞪大了眼睛,顯然沒有思考過這問題。「你……」

  「我們是在成為火炬之後才跟紅世之王訂立契約,這只是昨天的事,但我想我們大概是活不久了,所以感應到這裡有紅世之徒後,就不顧危險趕來這邊看看有什麼可以幫忙了。」葉一輝轉念之間,又編了另一個謊言,與原來的計劃已經差十萬八千丈了,所以要如何爭取到殺紗布拉克的機會也得再從新想一個理由。但是現在最重要的還是令瑪裘莉‧頓相信他們是火霧戰士。

  看著葉一輝一臉哀嘆的神色,瑪裘莉‧頓不禁有點猶豫了。不過其實最主要的原因並不是因為葉一輝的撒謊技巧太出色,而是她實在想不到除了火霧戰士之外,還有什麼人可以在封絕裡自由活動。

  「你們真的是火霧戰士…?」瑪裘莉‧頓皺眉道。要思考一個火炬成為火霧戰士的可能性,這個題問實在太複雜了,她懶得費心於這種麻煩的事。

  「哇哈哈哈哈……世事真是無奇不有!或許以前也在世界的角落發生過類似的事,只是我們沒遇到過。」瑪裘莉‧頓腳下一齊踩著飛的那本大型精裝書忽然發聲道。

  何嘉明剎時被嚇到了,書本竟會說話!

  葉一輝卻悠然淡定,沒有何嘉明那種驚慌的反應。因為他知道,那本書正是瑪裘莉‧頓所契約的紅世之王在這個世界上的顯現,號稱「蹂躪的爪牙」的紅世之王。

  「那你們與誰定立了契約?」瑪裘莉‧頓問出一個很關鍵的問題。

  瑪裘莉‧頓是一名活了幾百年的火霧戰士,對所有紅世之王或紅世之徒的了解一定非常熟悉,有些或許交過手,有些或許沒接觸過,但這麼多年來,至少名號一定會聽說過。對於這種情況,葉一輝只想到一種或許可以欺騙對方的方法。

  「命舛的雙生兒。」葉一輝緩緩說道。

  「沒聽說過的名字。」瑪裘莉‧頓看著葉一輝的雙眼。

  這時候他不能退縮,一旦有所猶豫,是絕對逃不過這種經驗老練的火霧戰士的眼睛。葉一輝堅定地回瞪瑪裘莉‧頓,穩穩說:「那是新冒起的紅世之王,這近幾年的時間而已。」

  「是嗎……」瑪裘莉‧頓瞇起雙眼,懷疑地盯著葉一輝。半晌,才道:「好吧,這裡不需要你們,趕快滾吧。」

  「不行!」葉一輝斬釘截鐵地拒絕。

  「哦?為什麼?」蹂躪的爪牙饒有興致地問。

  「我們要打敗壞刃紗布拉克。」葉一輝直接了當說了出來。

  蹂躪的爪牙頓時哈哈大笑起來:「就憑你們?」

  這時瑪裘莉‧頓的臉色變了變,與此同時她的身上傳來了聲音,雖然不大聲,但至少能夠傳到葉一輝和何嘉明的耳中。「大姐,時間緊迫,請趕快到下一個地點。」

  啟作雖然不知道瑪裘莉‧頓遇到了什麼事,但一直透過她的自在法能夠聽到她身邊的聲音,仔細聽了一會兒,卻發現她並不是遇到什麼重要事,於是連忙提醒她正事要緊。

  「好啦,馬上去。吵死了。」瑪裘莉‧頓嘀咕了一句,轉而對葉一輝充滿嫵媚地一笑道:「小弟弟我現在沒空陪你玩,告訴你一件事,你身上一點火霧戰士的味道都沒有。」

  葉一輝心裡撲通了一下,連忙辯道:「那是因為我昨天才成為火霧戰士……」

  「那紅世之王是以何種型態顯現於現世?」

  瑪裘莉‧頓的說話如一根木樁般重重打到葉一輝的心窩。

  他,的確忘了這個問題!

  「還有,壞刃紗布拉克雖然很厲害,但尚未至於連一個新手火霧戰士都能知道他的存在。」「一個成功的殺手絕不會出名,一旦出了名氣,那他就離死不遠了。」

  瑪裘莉‧頓和蹂躪的爪牙各自拋下了一句,便不再理會二人,搖搖擺擺向遠方飛去。

  只餘下呆住了葉一輝和何嘉明目送她們離開。

  只是,有種奇怪的感覺突然出現纏繞在葉一輝的心間。

  他好後悔,後悔沒有深思熟慮過,確保萬無一失後,才與瑪裘莉‧頓接觸。以為只憑一股堅定就能成功騙過火霧戰士,他太天真了。

  只是……只是,怎麼有一種纏人的感覺?就好像有什麼事明明應該想到,但當下卻沒有意識到的事。

  到底是什麼事?好煩心!

待續‧‧‧
最後由 愛.封神 於 2011-07-09, 週六 4:07 AM 編輯, 總共編輯了 1 次

  • 0
  • 0
漫天飛舞的黑羽.伴隨折斷的墮落之翼,在那暗黑的國度.我還能找到自我嘛?
飄逸的櫻花.染紅的街道.我所看見,只有淡紫的黑暗
冷酷的刀鋒.淌血的傷心.殘留下來,Only endless love

圖檔愚人節禮物
頭像
愛.封神
叮噹小城偉人
叮噹小城偉人
 
文章: 1173
註冊時間: 2004-10-19, 週二 7:11 PM
性別: 秘密
來自: 缺圓弦月
稱號: 英明的(!?)是英俊才對啦0.0
花名: 在下沒種花,何來花名?
最愛: 最愛是誰?我自己也很想知道啊
狀態: 潛水中
聲望值: 39
有名有氣有名有氣有名有氣有名有氣

Re: 《無限動漫》灼眼的夏娜 第八章

未閱讀文章 #10樓, 由 愛.封神 » 2011-05-28, 週六 1:49 AM , 繁簡轉換:  

文章連結:
第八章 緊急回防!陰險的第三條主線

  看著瑪裘莉‧頓逐漸飛遠的身影,葉一輝的心裡卻有一絲不對勁的感覺。

  想想看……在原作的動畫裡,這個時候,正常情況應該是萬條巧手拖著壞刃紗布拉克,而悼詞朗誦者在城市的週邊佈下自在法。當悼詞朗誦者完成自在法的時候,啟動,整個城市的一部份將會升到半空中,之後灼眼的夏娜就會出場,一擊擊敗壞刃紗布拉克。

  嗯,沒什麼不妥。葉一輝反覆想了這段情節幾遍,找不到有什麼不合理的地方。

  一直在旁邊默言無語看著葉一輝沉思的何嘉明靜待了片刻,終是忍不住,開口打擾道:「哥哥,沒什麼時間了吧?」

  嗯,對……的確沒什麼時間了……現在的悼詞朗誦者應該差不多佈成了整個自在法吧?葉一輝看著瑪裘莉‧頓離開的方向,心裡重重嘆息著。看來這次的確要放棄擊倒壞刃紗布拉克的任務了。

  倏地,葉一輝無的心裡咯噔一下。那種不對勁的感覺愈發強烈了!

  他抬頭向天空望去,找尋萬條巧手威爾海爾米拉的?影。不遠處的空中,女僕裝打扮的萬條巧手正在與被一身灰袍所包裹著的紗布拉克對峙著,此時二人剛交戰完一輪,各自正藉此良機爭取時間稍作休息。

  「為什麼……為什麼三個火霧戰士中,只有一個出現?為什麼灼眼的討伐者在剛才出現過後又離開了?為什麼……車輪消耗戰?」壞刃紗布拉克像獵人注視獵物般的凌厲眼神緊盯著眼前的萬條巧手,這是一個殺手所表現出來的應有眼神。眼裡只有殺!和死!

  萬條巧手按壓著手臂上的傷處,靜靜地喘息著。她已經累了。與壞刃紗布拉克交戰過這麼多次,從來沒試過有一次是打了這麼久。身上的繃帶和受傷處不計其數,這一刻她只想快點結束這場戰鬥。

  陡然,紗布拉克進攻了。一股暗紅色的烈焰將其全身包覆,直至沒頂之時,整個人猶如炮彈般轟飛而出,目標只有一個──萬條巧手威爾海爾米拉。

  萬條巧手看著壞刃紗布拉克的來勢洶猛,實在不敢硬接,一邊朝旁閃讓,一邊張開了無數條繃帶將自己包裹,造成一個完美的防護壁。

  可惜再完美的防護壁也抵受不了紗布拉克的攻擊,才挺了兩秒,繃帶壁便已碎裂泰半,如猛虎般的紗布拉克乘勝追擊,直撞開露出了大半個身子的萬條巧手。

  萬條巧手在空中慘嚎一聲,被這一擊撞開到大老遠,向地面方向殞落。

  看到這時,葉一輝的內心重重敲響了鐘聲!他明白了到底哪裡出問題了!

  就是這裡,由這裡開始,劇情走勢與原作開始產生了分岐。

  是時間的關係!原本剛才那一波攻擊當中,最關鍵的時刻悼詞朗誦者應該會出場現身,發動最後一個自在式完成整套自在法,以救下萬條巧手。

  但是現在因為葉一輝的突入而拖延了悼詞朗誦者的行動,使她在最後時刻無法出現救下萬條巧手!

  一切都是他的錯。葉一輝在瞬間搞明白了這當中的一切因果關係後,懊惱得簡直想要撞牆自殺!他竟然犯了這麼大的錯誤!

  可是時間卻沒有容許他繼續自責下去。

  任務:保護傷重的萬條巧手,時限五分鐘。完成後將回到主神空間,全體獎勵點數五百點。任務失敗將永遠留在「灼眼的夏娜」動漫片。

  一把冷冰冰如機械般的聲音在每一個人的腦海裡直接播出來。

  已經差不多離開了城市的王軍聽完系統這句說話後,呆怔了半晌。萬條巧手被壞刃紗布拉克所擊落的畫面在高空中發生,王軍和陳律政當然也會看得到。

  那種距離,五分鐘……連跑過去都來不及了。保護?保護個屁!

  王軍捏折了指間的香煙,緊握的拳頭佈滿青絲筋。這次他們都被主神狠狠擺了一道。千言萬語,在王軍心灰意冷的一刻,只能化為一句怒吼。

  「我靠!!!」

  心思慎密的陳律政當然也很快想到了系統突然發佈這個任務對他們會造成怎樣的影響,他冷靜地拍著王軍的肩膀。「冷靜點,朋友。」

  「你教我怎麼冷靜!」王軍臉露慍色一揮手臂,格開陳律政的手。眼睛佈滿血絲,說話時大口大口地喘氣著,看起來怒極了。轉念之間他又雙手抱頭,喃喃道:「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這回死定了!」

  「沒關係,我們還有那三個孩子在城內,只能把希望寄託在他們身上了。」陳律政再度伸手上去安慰王軍。

  「他們只是孩子啊!你要把我們的生死交在他們身上?我去你媽的為什麼要將我帶到這麼遠!」王軍歇斯底里地吶喊,再次掃開陳律政的手,然後伸手入懷裡,取出了一把手槍,倏地將槍口貼在陳律政的額頭上。

  雙方的距離實在是太近,事出又突然,陳律政卒不及防間就被用槍頂住了額頭,只能干瞪著眼睛,舉高雙手。「事到如今這也是沒有辦法啊。誰知道主神會突然發佈這種任務對不對?而且若然失敗了,留在這裡未必是壞處對不對?更何況,可能他們真的能夠完成任務呢?你說過嘛,主神不會給予我們能力不及的任務。先放下槍,慢慢談……」

  「我去你媽的啦!」

  王軍大吼著,將手槍轉向天空,鳴放了一槍。

待續‧‧‧
最後由 愛.封神 於 2011-07-09, 週六 4:07 AM 編輯, 總共編輯了 2 次

  • 0
  • 0
漫天飛舞的黑羽.伴隨折斷的墮落之翼,在那暗黑的國度.我還能找到自我嘛?
飄逸的櫻花.染紅的街道.我所看見,只有淡紫的黑暗
冷酷的刀鋒.淌血的傷心.殘留下來,Only endless love

圖檔愚人節禮物
頭像
愛.封神
叮噹小城偉人
叮噹小城偉人
 
文章: 1173
註冊時間: 2004-10-19, 週二 7:11 PM
性別: 秘密
來自: 缺圓弦月
稱號: 英明的(!?)是英俊才對啦0.0
花名: 在下沒種花,何來花名?
最愛: 最愛是誰?我自己也很想知道啊
狀態: 潛水中
聲望值: 39
有名有氣有名有氣有名有氣有名有氣

下一頁

回到 ○同人小說○

誰在線上

註冊會員: Bing [Bot], Google [Bot], Tb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