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的消息、最深入的探討、最有價值的話題、最資深的多啦迷、最多原創作品、最具氣氛的討論區就是這裡! 歡迎來到多啦A夢綜合討論天地!
多啦A夢小知識: 強力岩石溶解機

說廣東話之檢討報告[給奈奈]

這裡是一個多人線上遊戲-瑪奇ONLINE(mabinogi)的專屬討論區,本論壇有很多會員在玩此遊戲呢!
《瑪奇》是源自於北歐中古吟遊詩人所演奏的歌曲,整個遊戲故事背景以北歐凱斯特神話為軸心,讓玩家與遊戲裡的NPC展開一連串的冒險,玩家也可在遊戲中一步步創造屬於自己的幸福故事。

說廣東話之檢討報告[給奈奈]

未閱讀文章 #1樓, 由 Y烏龍茶Y » 2010-08-27, 週五 12:50 PM , 繁簡轉換:  

文章連結:
前言:
由於某些原因,所以我在公會頻說了廣東話(明明就沒說....)以下是黑茶的檢討報告,希望奈奈笑納
ps.錯字好多xdddd

與奈奈對抗的下場第一回
  在一個大風與暴雨交錯的晚上,紅色與白色的雷電在天空不停轟響,雨水亦不甘示弱的傾盆而下,大風猛烈地吹起地上所有的事物。
  可是,在這個非常惡劣的天氣下,仍然有兩個人仍然絲毫不動的站在一個圓形祭壇上。這個祭壇面積大約相等一個足球場的大小,而地上刻有一些條紋,形成一個圖案。這個圖案大致是畫有一朵花,但卻不知這是什麼品種。
  即使在大雨無情地打在他們身上,卻仍然沒有動過一毫米。而且大家的眼神狠狠地互相對望,就如同兩個仇家準備開始一場殊死戰,要一直到任何一位死亡才罷手。
  站在左方的,是一名大約一米五左右的男子。他帶著一頂黑色的星星法師帽,穿著一件灰色的雪山袍。他的左手和右手都握著一把一米六長的黑白雙手劍,腳步緊緊地踏在地上。由每一下閃電照著他的樣子,可以看到是一張五官端正的樣,海藍色的大眼,深藍色的頭髮,以及一巴緊緊合著的嘴。他的頭上混著一點一點汗水和雨水,緊張地看著對方。
  站在另一面的,是一位一米五左右的女子。她的威嚴和氣勢可說是連地上王者的獅子也退讓三分。她穿著一套銀色的迪斯甲和靴鞋,左右手都各握著一把雙形劍,那一把深紫色的長髮上配著一個小小的銀色王冠。深紅色的雙目除了帶著半分堅定和威嚴外,卻隱約帶了一些憂愁哀傷,在大雨之下緊緊地望著對方。
  「小子,你知道為什麼我會叫你來這兒嗎!」這位女子打破這個寂靜的局面,用著半分粗豪的女聲,向對面的男子大罵。
  「理事長大人,在下悟性低,可是領會不到你的意思。」相對那帶有威嚴的聲,這名男子用著一把明顯是未變聲的男童音說著。
  「你都知道你自己是笨蛋吧﹖那還要反抗我﹖你是想找死對吧﹖」這個女子大力地握著劍,隨時都想將面對的人斬開幾十份。
  「就是因為我笨,所以我才要反抗。」這個男子對著這可怕的女子仍然沒有半點退縮,還反駁起來。
  「哼哼哼,黑茶,你多次破我的校規,今天就要把你處死在這地方。不然我也不配做理事長!」她帶著很強的決心,每個字都懾人心靈。
  「理事長,你那些鬼規則誰會想願意遵守呀!」雖然口上掛著是不怕的言語,但心內卻是非常害怕的,因為他從來都未看過眼前的理事長是如此生氣,生氣得就想把他殺掉,還要碎屍萬段。
  「烏龍茶!」這個女子一下大叫,馬上提起兩把劍,向著烏龍茶衝過去。首先一來是猛烈的攻擊,烏龍茶用他的雙手劍擋了一下。這一擋,使他感覺到那無比的威力,以及很強的恐懼。
  沒錯,是很強的恐懼,這是因為實力的差距太大了,這使到身為弱者的他不自覺害怕起來。
  「奈奈!」這一下大叫令他的心堅定起來,他的目標就是把眼前這名叫奈奈的女子打敗,要把她打敗!為了證明他是有實力的!
  「你這小子,今天就把你殺掉!」隨著剛剛那一下攻擊後,奈奈的左右手先後再次進擊,分別由兩個方向攻去。烏龍茶看到這攻擊後,馬上作出回避,向後跳了幾步。
  奈奈沒人浪費每一秒寶貴的時間,她再次進攻。她握著的兩把劍合上,再向前方突擊。烏龍茶見勢馬上拿起雙手劍一擋,「哼!」的一些乾脆利落的發出,比起背後的雷聲,這更令人害怕。
  「看著!」奈奈收回劍後再作出幾下連續攻擊,烏龍茶想盡方法左避右擋,接過了奈奈一下又一下的攻擊。這使他的體力慢慢減少,發出一些不爭氣的氣喘聲。
  「看到了嗎!這是我和你的差距!小子,想反抗我還要等多幾百年。」相對連續作出攻擊的奈奈,卻連半點急呼也沒有,自自然然地站著。
  「可惡,我是不會輸的!」烏龍茶重新振作,這次他拿起雙手劍,狠狠地向奈奈斬下去。奈奈看準了時機,馬上用劍擋了一下。又一下「哼」的刀劍磨擦聲響起,繼而是一下「轟」的雷電聲。
  烏龍茶沒有停止攻擊,他收回劍後再向著橫斬一下。由於雙手劍的長度令他的攻擊範圍很大,奈奈亦馬上向後連跳幾下。烏龍茶在這攻擊後,再次向前突進,鋒利的攻尖對著奈奈的心刺下去,而奈奈在上次回避重整身體後,再面對一下攻擊仍然還可以回避。
她輕輕地側了身,避開了這雙手劍的劍尖後,向著迎面而來的烏龍茶狠狠地給一下重擊,他整個人都不自覺地向後飛了起來,著地後還打了幾個轉,大字形的伏在地上。
  「小子,你快點服輸,我還可以放你一條活命。」奈奈慢慢走近烏龍茶的身旁,用著劍尖指著他的後腦。
  「我…我…是不會…放棄的…」帶著重傷,烏龍茶用著微弱的氣吐出來。由於剛剛的一下重擊,使他放開了雙手劍,飛到離他的不遠處。
  在這時候,大雨仍然未停,電雷和大風使慢慢變得強勢起來。在這個圓形的祭壇外邊,站著一班人。這班人都是聖朵拉學園的學生,亦是烏龍茶身邊的好朋友。即是他們多次嚾烏龍茶放棄,但烏龍茶仍然要反抗的起來,結果落得現在的下場。
  「茶!你快點起來,向奈奈道歉啦!」一位身高一米二左右的藍色頭髮精靈,穿著一件藍黑色的卡利斯魔法服,對著離她遠處的二人大叫著。
  「茶!你快點放棄啦!」在這名精靈的旁邊,是一位身高一米六左右的男子,他穿著紅色的使著衣,戴著一頂紅色的星星法師帽。
  「你看,你的朋友都叫你放棄,你快點放棄吧!」奈奈聽著遠處二人的大叫後,再回望剛爬起來的烏龍茶。
  「我…是不會放棄的。」他整個身體都無力支撐著,好像快要伏在地上般。
  「那麼,你給我下黃泉吧!」奈奈再次舉起銀行的劍,指著天空。這時,那些紅色的雷電慢慢集中在她的劍尖上,好像要給烏龍茶來最後的攻擊。
  「這…是傳說中的「血色審判」嗎﹖」烏龍茶用著微弱的氣說著,看來已經做好了死的覺悟。
  「接招吧!」就在奈奈給烏龍茶最後一擊時,突然一個水炮打在奈奈的迪甲上,把她向後推了幾米遠,而攻擊亦被中斷。
  「等等,茶你不可以這樣快就死掉,我們快跑吧!」這時,由不知哪一方跑出來的一米三男子,身穿一套黑藍白的圍巾袍,右手拿著一個鋼瓶,左手扶著無力的烏龍茶。
  「你是……」烏龍茶慢慢抬起頭看上去,是一個刺蝟頭的造型,有著一對死魚眼般欠打的眼神,以及一個普普通通的嘴。
  「山大你這小子也出來搞事嗎﹖!」奈奈被剛剛那一下水炮所傷後,右手用著劍支撐著地面,使自己站起來。
  雖然水炮對著重甲的威力未至於把人打飛,但那撞上去的威力也會使人跌在地上。
  「奈奈,我要學習茶那樣,反抗你才可以。」山大用那囂張欠打的小子聲回答。
  「你不用學習也已經反抗我了。好吧,這樣的話我就連你也一起殺掉。」奈奈重新拿起變形劍,兩手放在後方,向前快跑。
  「哼,我才不是呆茶呢!」山大沒有退後回避,也沒打算擋下這攻擊。他馬上放下烏龍茶後拿起一個又一個的結晶放又鋼瓶,把出口對著迎面而來的奈奈,就在距離半米也沒有之時,山大拉下機關,熊熊的烈火馬上噴出來,奈奈見到這一下攻擊馬上停了腳步下來,拿起兩把劍擋著。
  這些噴火是屬煉金術的攻擊,先把火結晶放入鋼瓶後,再由鋼瓶進行釋放,把火由出口噴出。雖然大雨無情的橫飛,但這些火卻沒有熄滅,反而連著進行了近一分鐘的噴射。
  奈奈等到火一噴完後,馬上收回劍來,再次向前方的山大和烏龍茶進行攻擊。她拿起雙劍,來個高跳後再向山大那方斬下去。
  這時,在上次的噴火攻擊結束後,山大不慌不忙地把另一種結晶放入鋼瓶,這次他對準跳起的奈奈發射出大下好強的大風。這一下風使在天空中的奈奈被推到很遠處,一字形地伏在地上。
  「好機會,我們快跑吧!」山大扶起受傷的烏龍茶後,向著奈奈的反方向逃跑。
  「你兩個小子,別想逃跑!」奈奈馬上爬起來,再次拿起劍打算向前追殺逃跑中的烏龍茶和山大,這時一支箭插在奈奈腳的前方。這一支箭深深地插在地面,是由一位非常強的人所射出,因為要在遠處射出並深深插在地上,是需要很強的力以及準確度的。
  「悠悠你這小子也……」奈奈望著地上的箭後馬上抬起頭一看,在遠處的山頂除了紅色的雷電閃過之外,在大雨的掩蓋下還可看到一個人形,那似乎是來幫助烏龍茶的。
  「你們三個,我是不會放過你的。」奈奈對著天空吼叫著。

  大雨慢慢停下來,而天空中的雷電亦沒有再擦過。而漆黑的夜晚亦換成大白天。那是大雨過後的早上,鳥兒再次跳出來,「吱吱吱」地歌唱,蝴蝶和蜜蜂亦由家內飛出來,開始新一天的工作。
  在一個森林之中,有一棵大樹下睡著三名男生。除了昨天的烏龍茶和山大外,令加一名穿著黑袍,紫色頭髮的男生,由於樣子被袍阻了,所以看不清。
  「嗯……」剛睡醒的烏龍茶慢慢睜開眼睛,他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個和暖的太陽,帶著一絲絲溫暖的陽光照著他。比起昨晚那冷冰冰的大雨和可怕的雷電,烏龍茶比較喜歡現在。
  「嗯…你醒了啦﹖」在烏龍茶旁的是山大,他睜開眼晴後看到烏龍茶的傷大概回復後,心亦安定下來。
  「昨晚到底是什麼﹖」烏龍茶對山大和悠悠來救他的原因,抱著疑問。
  「昨晚嘛…我和悠悠想過,不想再被奈奈欺負了,我們想反抗她,所以就來救你先。畢竟你也是近戰的主力哦!」
  「耶耶耶﹖你們也要反抗奈奈﹖」
  「對,我相信我們可以的!我們這兒有你的近戰,悠悠的射擊和魔法,以後我的煉金,可說是很強的組合呢!」山大充滿自信地說,他站了起來伸了一下懶腰,大力地呼吸了一下新鮮的空氣。
  「嗯…你兩個吵什麼哦!」悠悠亦慢慢打開了眼睛,帶著幾分重底音的男聲對另外兩人大罵。
  「沒,我們在說昨晚的事」山大苦笑著對剛醒來的悠悠說著。
  「那麼,我們具體要如何反抗奈奈他們。」烏龍茶抱著半點不安的心說著。
  「我們要攻入學園,當上理事長!」山大咬下牙關,話中帶著半點信心和希望。
  「當理事長之前也要吃飯才可以哦!我很肚餓哦!」悠悠無力的說著,顯然他是不想動但又有食物入口。
  「那麼,我去抓一些山雞來吃吧!」烏龍茶慢慢站起來,向著森林的深處走入。

  在另一邊,學園經昨天的事後大家也紛紛討論。坐在學生飯堂的大家,也說著烏龍茶他們反抗的事情,傳到整個學園也知道。
  全學園最高的塔頂,那是理事長的辦工室,樓下幾層都是教師的職員室。學生平日都禁止進入這座塔,除非有老師的許可。
  在理事長的辦工室內,奈奈坐在一張高椅,她的樣顯然比昨天更生氣。這時,「閣」的一些由門口傳出。
  「白銀請進。」奈奈叫一些聲後,有一名男子推開大門。這名一米六高的男子戴著一頂藍色的羽毛法師帽,穿著藍白色的卡利斯魔法衣,而樣子卻是普普通通,只有眼神是特別比人堅定。
  「理事長大人,到底有什麼事呢﹖」白銀帶著粗豪中帶有一點點斯文的聲向奈奈提問。
  「你應該知道昨天發生的事吧﹖你的意見如何﹖」奈奈把椅轉向面對白銀,頭亦自然抬起來。
  「理事長大人,我認為那三個小子會回來。」
  「你的意思是﹖」奈奈的雙手合著放在下巴,兩隻手放在桌上支撐著頭。
  「那三個小子一定會回來,搶理事長大人你這個位,到那時候我們再進行攻擊就,可以了。」
  「哼!就憑那三個小子可以做什麼。」奈奈一副不滿的樣子,她的眼神還比昨天更恐怖。
  「理事長大人,別看小那三個小子。黑茶雖然不算強,但他近戰的技術還可以和理事長比上就不簡單。」
  「哈,那個黑茶的劍術還是沒有進步呢!」奈奈不自覺發出一下冷笑。
  「至於山大,他的煉金是我們學園的第一名優等生,而悠悠的魔法和射擊都是學園最優秀的。」
  「嗯,那兩個小子的確不得不提防。好,白銀你就負責這次的防禦,正好給學生一個練習的機會。」
  「知道了理事長大人。」白銀對奈奈點了點頭後,慢慢退到大門前。
  「其實我有做錯嗎﹖」奈奈聲量明顯比之前的小,而白銀並沒有回頭。
  「你沒錯,錯就錯在那三個小子未領悟到你真正的意思。」白銀打開大門後慢慢關上。奈奈亦把身轉到窗口前,俯視著整個學園。
  
  「首先,我們要突破學園的大門!」山大指著掛了在樹的地圖,充滿自信的說著。
  「那具體的方法要如何做呢﹖」烏龍茶抬起頭看著地圖,他的心有著無數的感情。緊張,因為將會有一戰是前所未有的;不安,因為面對著強大的敵人而不安;害怕,因為要對著自己的好朋友刀劍相指。這一份份的心情由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來。
  「沒事的。」在旁的悠悠察覺到後鼓勵烏龍茶,拍著他的肩頭。
  「學園的大門非常巨大,所以這是戰鬥的重點。巨魔像這些兵器當然不會少,而中法那些亦會出現。」
  「巨魔…像…!」烏龍茶大驚一下,因為他看過的巨魔像也只從琳那兒看過,但真正在戰場上的就未看過。
  「沒錯,雖然我也有巨魔像,但是在學園中不可不防的是射手。射手的巨魔像可說是首倔一指的。另外,白銀的中法以及琳的治療也是不可不防。」
山大把雙手交叉放著,而雙腳亦自然踏前一步。
  「那麼,我們要如何做﹖」烏龍茶舉起他的左手發問,這情況就如同在班課中同學向老師請教一樣。」
  「嗯,我們有悠悠作弓手,把放中法的白銀先制著,然後再由我放出巨魔和射手的對戰。你這個時候就要把射手滅掉。」
  「嗯嗯嗯,那之後呢﹖」
  「入到大門後就會是一段長的路,這條路雖說空間沒大門那兒廣闊,但卻是非常的長。這兒一定會有各種攻擊,例如近戰或者煉金。如果不幸的話,就會遇上勇者。」山大說到這兒,看來有點憂慮。
  「勇者…是全學園第一名呢,近戰魔法兩樣都可以,是很難對付。」
  「那…那要如何辦,不如…等我來…」烏龍茶的話斷斷續續的,明顯心中是充滿害怕的。
  「不,你要先留著,勇者就交給悠對付了。」
  「嗯,我知道了。」悠悠對著山大輕輕點了一下頭。
  「如果這條路成功的話,我們會先入到學園大堂,在這兒的室內我相信會是近戰最多。」山大指著地圖中的最大座建築物,學園大堂是留作不同活動的時候所用的,例如聚餐,表演等等。
  「到時候就要麻煩黑茶你了。」山大再次接上說話,而烏龍茶亦點了一下頭。
  「到了學園大堂後,再跑出去就會見到教師塔。這就是我們的目的地,接近這塔我相信會有很多弓手在樓上作射擊的。」
  「教師塔不是不可以讓學生進入的嗎﹖」
  「第一和第二樓是可以的,而且現在的情況都不在意吧﹖」
  「另外因為塔內的空間少,所以遇上一對一的戰鬥會很多。」
  「嗯,這個時候就是玩體力。我們三個要輪流休息,盡量別浪費氣力。」
  「知道…那大致是何時出發。」
  「三天後!」山大想也不想就扔了這句話,看來是早就打算。
  「為什麼要三天後哦,明天也可以吧﹖」悠悠不耐煩的說著。
  「因為製結晶要時間,而且悠悠你也要製魔水吧﹖最重要是呆茶你要加緊訓練。」
  「我﹖」烏龍茶呆呆的指著自己,不明白山大的用意何在。
  「你的劍術不差,但要對上這麼多人,一定要研究出一套更快的方法。」
  「嗯,沒錯。上到戰場就不容你和別人拉時間,要盡快打敗對方。」
  「我…我知道了。」烏龍茶拿起自己的雙手劍,跑到不遠處的空地開始練習。
  「那傢伙…悠悠你去幫他吧。」山大雖沒指望他作為主力,但仍希望他可以在三天後的決戰中出一番力。
  「好吧…必要時我也會作近戰。」悠悠站起來,向著烏龍茶那方走去。
  雖然現在練才會遲了一點,但也好比沒有,希望烏龍茶可以學到一點點。山大心內是這樣想

如此一來,時間就到了三天後的早上。那是仍舊的風和日麗,蜜蜂和蝴蝶仍舊在花中飛舞,鳥兒仍舊高聲歌唱。而這三位反抗起來的男生,太陽一出就起來準備所以事,那是他們人生一大重要的一戰。
三人準備好後,起程到學園大門前的一些樹叢中,躲在那兒觀望形勢。在大門前站了幾個人,由於距離的關係,所以看不清樣子。
「那,要如何辦……」烏龍茶把音量降到最低,盡量不令人發現他們。
「沒計劃,衝上去吧!」悠悠想也不想就拿起了弓,由草叢中跳出來跑向大門。烏龍茶首先被嚇了一下後,馬上跟著悠悠向前跑。
距離慢慢縮短,站在大門的是射手和白銀二人,和山大所說的差不多。對方一定是用巨魔像來應戰。
「悠悠,白銀交給你了!。」烏龍茶扔下了這句話後,馬上跑向大門前。這時候,大門慢慢大開。而隨之而來的,是一隻二米五高的巨魔像。巨魔像整個身由幾個巨石再組成,而他走路的時候更發出「轟轟」的巨響。
「哇…好大隻…」烏龍茶看到巨魔像後,呆了的站在原地。
「別發夢!」這時,山大與他的巨魔像也一起向著大門方向跑來。山大的巨魔像雖然和射手的巨魔像差不多,但身高方面也只有二米左右。
「知…知道。」烏龍茶說完這話後,他避開了射手巨魔像的一擊,接下來是山大的巨魔幫忙對抗。烏龍茶以快速跑入大門後,見到一名穿著黃袍的人。
「那…是射手!」烏龍茶拿起劍後,打算狠狠地打下去。這時候,一把和烏龍茶相同的雙手劍擋了這一下攻擊。在烏龍茶眼前的,是他的好友古怪。
「茶…你果然會回來…」古怪雖說是近戰,但他的力沒有比烏龍茶大,所以劍也一直被壓著。
「古怪…別阻我!我要反抗。」烏龍茶開始用力把古怪壓下去,同時亦把這句話扔出來。
「那就別怪我!」古怪亦開始用力阻止烏龍茶,但是最後亦被烏龍茶壓得無力反抗,最後由烏龍茶一腳把古怪踢開並大字形的攤在地上。
「對不起了,古怪。」烏龍茶一邊說著一邊把劍尖指向射手的方向跑去,這時因為專心控制著巨魔像的射手沒有留意烏龍茶的攻擊,結果被烏龍茶成功偷襲把射手打暈。
「看來呆茶成功了。」山大看到射手的巨魔像突然變成一堆普通石頭後,把頭轉向悠悠那一方。悠悠成功用箭擾亂白銀集魔法,成功令他敗退。
「好,我們向學園大堂進發。」山大和悠悠馬上跑入學園後和烏龍茶集合,他們三人向著學園大堂進發,就在這時,有三個人影在他們的眼前停留著。
「那三個是…」距離慢慢變近,而模模的人影亦開始各人的樣子。而烏龍茶的心亦不禁緊張起來,因為接下來要面對的可是非常強的人。
站在中間的是一名穿著黑色神秘袍的男子,他身高一米六,雙手拿著兩個經特別改造的金神的戰劍,背著一把雙手劍,堅定地站著。
而站在右方的是一位穿著學園的制服,大約一米五的女子。她左手戴著一個卡盾,右手戴著一個鋼瓶,和旁邊的男子整齊地排著。
而站在左方的是一位穿著白色女萬袍的女子,高一米四。她帶著一個黑色的德斯汀頭盔,左手拿著一支白色的無屬性魔杖,與之前的女子一樣也站得很整齊。
 「那三個人是地圖,魚丸,勇者。敵人確定,悠悠去對付勇者,呆茶對付地圖。」山大一邊向前跑一邊對著烏龍茶和悠悠下指令,二人了解作戰內容後亦點頭表示明白。
  「地圖,別阻路!」烏龍茶一邊向著地圖那一方衝,一邊大叫著希望地圖會放過他一把。
  「我不會放你走的呆茶,我會用這對金色系列把你打敗,接招吧!」由這一句看,地圖個性比較好強好勝,他心中非常期待和烏龍茶的這一戰。他緊握著雙劍,向著烏龍茶那方跑去。不久,二人的劍互相磨擦著,而目光亦投到對方身上。
  正當地圖和烏龍茶二人的劍交擊之時,另一邊的山大亦準備好水炮,向魚丸來一個重重的一擊。就在山大和魚丸之間的距離還有一米的時候,山大馬上舉起鋼瓶對著魚丸拉下機關,水炮隨即射出。而魚丸沒有回避,她弄出一個防禦牆來擋了山大的一擊。
  接著魚丸就裝填上水結晶,對著山大進行反攻。山大看到這情況後馬上向左方閃避,幸好成功把魚丸的一擊避開。山大沒有浪費這一下的時間,他站起來的時候亦馬上入上火結晶,噴出烈火。每一下火狠狠地打去防壁之上,不到十秒防壁就崩下來。
  「什…麼﹖」魚丸表顯得驚訝後,馬上向後退幾步。她重整心情後,立即裝上水結晶,希望來一個反擊。這時山大早就裝上風結晶,把魚丸吹得遠遠的。然後再裝上吸血晶,對著魚丸發射。一條粗粗的光線射在魚丸身上,把她的一點一點生命吸盡,不用一分鐘就立即暈倒。
  而站在中間對戰的兩大強者,悠悠和勇者分別都用杖來向對方敲擊,但未敲到對方身上時就被回避開,雙方都爭持不下,沒有機會放爆裂。這時候,勇者由背後拿出一把雙手劍,這把劍與別的不同,在劍柄的中間有著一團光,這是精靈武器的象徵。
  「糟糕了。」悠悠退後幾步,四處望著,希望有誰可以來幫他。正當勇者一步一步迫近他,山大及時發射出火焰。勇者立即用雙手劍擋了一下,然後退了幾步。這時,悠悠跳前幾步敲擊勇者但未成功。
  在一旁對打著的地圖和烏龍茶,亦各分不出勝負。烏龍茶每一下攻擊都被地圖完美地回避,而地圖每一下攻擊都被烏龍茶擋了下來。
  「可惡!」烏龍茶開始不耐煩,他每一下進攻變得激烈,每次出劍都變得大力和快速,可是地圖依然可以避開。
  「茶!不要急著攻擊,要看準時機。」在旁的悠悠看到,馬上對著烏龍茶大叫。烏龍茶重整心情後,再次擺出準備的姿勢。這次換成地圖進攻,他的攻速比之前快,而每一下都由不同的方向入手攻擊,看似要把烏龍茶的防線打破。烏龍茶看準每一次的攻擊,都順利擋下,只可惜被對手一直牽制著。
  「給你來一下重擊!」地圖大叫後,把全身的力都集中在雙手之中,他對著烏龍茶的劍狠狠來一下重擊,烏龍茶擋後下整個人彈開幾十長,是非常驚人的力量。
  「最後一擊!」地圖沒有浪費這空掉的時間,他馬上跳起來,把雙劍的焦點都放在烏龍茶的頭頂上。
  「可惡!」烏龍茶擋了這重擊後顯然沒有力回避。就在這時,在旁的山大及時用風把地圖吸開,地圖整個人彈到幾米遠。
  「山大多謝你,你是我的救星耶!」烏龍茶鬆了一口氣後,向悠悠那方向望著。原來勇者剛好被悠悠的爆裂擊中,山大才及時來救援。
  「那個勇者好強耶,我和悠悠聯手也才剛好夠打。」山大抹了抹頭上的汗後,整個人軟掉的坐在地上。
  「兩位,沒時間休息了,要趕緊入學園大堂。」悠悠走到二人的面前,他表現得一點也不累,就連急速的呼吸聲也沒有。
  「悠悠耐力好強呢!和這樣強的人打完也不累,我和地圖交戰完都非常累了。」烏龍茶無力地攤在地上。
  「接下來的戰更辛苦,學園大堂內的對手有很多都是近戰,到時才說累吧!」悠悠扔下這句後,向著學園大堂的方向跑去。而山大和烏龍茶亦不太願意地站起來,跟著悠悠跑。
  不用數分鐘,他們來到了一座兩層高的建築物面前。這個建築物外表是由大理石和弄成的,而大門是一道由楓木製成的木門,而那些梯級更是由雲石所做成。令人由下望上感覺到一分氣派。
  悠悠輕輕地推開門後,推入這學園大堂所看到的第一眼就是一盞大吊燈,而燈下是畫有學園校徵的反光地面。這個場所有時會拿作舞會之用,所以會有值日生定時打理,使這兒即時不用都會整整齊齊。
  「看來是沒人吧﹖」跟著悠悠入來的是山大和烏龍茶,他們輕輕都說著,似乎因為大堂沒人而感動一點驚訝。
  「這就好辦,出去對面的門後再轉右就是教師塔了。」悠悠先是慢步向前,然後再小跑步的向著另一對門走去。
  「請慢!」這時由不知哪一方跳出來的人,戴著一頂黑紅色的羽毛法師帽,身穿一套紅黑色卡利斯的衣,大約一米三的男子拿著一把不相符身高的德斯丁騎士劍,阻在悠悠的前方。
  此外,穿著一套鎖子甲和戴著一頂防衛頭盔,身高一米六的男子拿著兩把闊劍由後方跳出,阻了烏龍茶和山大的後路。繼而是另一位身高一米六,穿著一套熊袍和持著兩把變形劍的女子亦由後跳出。
  再由左方跳出的是穿著藍白色水手服,米色頭髮,身高一米二左右的女子。和另一位由右方跳出的是一名穿著一套淺藍色長袍,戴著一個猴子面具,手拿著複合弓,身高一米三的男子。
  這五個突然跳出的人形成了一個圓形,把烏龍茶三人慢慢迫近在中心。三人的背後都緊貼著,而面對比自己多近一半的敵人而不知所措。
  「如…如何辦﹖對方有五個,我們只有三個。這樣很難打的。」烏龍茶戰戰驚驚地吐出說話,而悠悠卻表現地沉默。
  「不要理,你先把後方的兩個人打倒,然後再來幫手。」山大冷靜地分析著現場。由於在後方是兩名近戰,交給烏龍茶是正確的事。而面對著一名初法厲害的法師和一名弓手,這下如果他們一起進攻就煩。而面對的男子亦不易對付,如果悠悠單獨和他對打,餘下的自己又未必夠打。
  「我…奈特,是奉了理事長之名來把判徙捉拿的。」在前方的男子名叫奈特,是學園數一數二的近戰高手。而在旁邊的二人分別是米米和灰色,他們都是神出鬼沒的人。接下來後方就是艾雲和蚊蚊,這兩人經驗雖淺,但也不是兩三下就打敗的人。
  「悠悠,奈特交給你。」山大拍一拍悠悠的肩後,自己亦馬上裝填水結晶,看來山大打算一個對付兩人。
  「你還可以吧﹖」悠悠憂心的一問,感覺就是山大就算死也要打那二人打敗。
  「等到呆茶把後方二人擊倒後就會來幫我,別擔心。」山大合上眼,心情表現得很沉重。
  「你們三個,乖乖地投降吧!」奈特自言自語還未停,仍然繼續說下去。
  「誰理你!」這時悠悠打斷了他的說話,拿起了杖向著奈特那兒衝前,而奈特亦握著劍準備防禦。
  另一面的烏龍茶,他聽到悠悠那一聲大叫就馬上向後跳,他先把劍對準艾雲,然後腳步亦馬上加快,但這顯然是受到剛才的戰鬥影響而比之前慢。艾雲亦沒有發呆,他馬上提起雙劍,作出防禦姿勢。不用數秒,三把劍都斬在一起,雙方的力量都壓在那交叉點之中。
  山大確定烏龍茶成功跳到後方,他就跑去米米那一邊。這時米米開始集魔法,看來是準備扔冰矛。山大拉下機關把水炮射出去,米米見到這一發攻擊馬上停止唱法來回避。山大心中默默希望,烏龍茶能在灰色射到自己之前打敗他。
  在他不遠的烏龍茶,在上次一劍交擊後,他使出幾下猛烈的攻擊,而艾雲亦成功擋了幾下。這時,蚊蚊亦加入戰鬥,向著烏龍茶刺著。
  烏龍茶見到蚊蚊後向背方退了幾步,再把劍以自己中心轉了一圈,把準備前來進攻的艾雲和蚊蚊都成功打飛。這一下攻擊雖然不是要害,但也成功把對手擊後。烏龍茶沒有停下攻擊,他馬上向艾雲那方準備作最後攻擊,但把全身的力都集在雙手劍之下,再狠狠地打在艾雲的鎖子甲。
  「哼」的一聲把剛剛站起來的艾雲再次打飛,這次成功把對手擊暈。而蚊早就在剛剛的一擊中受傷而暈過去。
  在山大那邊,他不停用水炮阻止著米米集法,另一邊回避灰射過來的冷箭。烏龍茶成功把手上的敵人擊退後,向著灰那邊跑去。
  灰先來幾發旋風箭,烏龍茶也勉強避開。但接下來的幾發就差點擊中他的要害。
  「沒辦法了,只好用這招。」烏龍茶由背後拿出一個複合盾和一把戰劍。那個盾是山大用煉金合成出來的,而劍則是他原來持有。
  烏龍茶拿著盾放在自己面對,然後把身微微向前傾,然後用全身的力向前奔跑。這是突擊,就算灰拿起他的弓對準烏龍茶射,也只但傷到一點點。不用幾下烏龍茶就把灰成功撞倒在地上。
  這時,悠悠和奈特的激戰亦差不多完結。悠悠正想用杖敲奈特,而他亦跳起回避,悠悠沒放過這機會,他向後退幾步再以快速的唱法集雷,把奈特由空中電下來。然後再來一下爆裂把他擊暈。山大那一邊亦成功用水炮把米米擊倒。
  三人慢慢走到中間集起來,雖然悠悠沒有明顯的疲累,但呼吸亦開始急促。而山大和烏龍茶更累倒在地上。
  「這樣吧,我們更休息一會再攻向塔頂。」悠悠看到大家體力所餘不多,也坐也來叫大家休息。
  除了呼吸聲外,就別沒他聲。大家雖然是休息,但仍然看著對方什麼也沒說。大概大家的心情亦慢慢緊張起來,因為快到塔頂,快可以坐上理事長之位,心情有點沉重。
  「其實…我有時在想…」這時,烏龍茶打破了寂靜。他說出這句話同時,亦有點斷斷續續。
  「想什麼﹖」山大繼續追問下去。
  「其實奈奈所訂的規則,是不是完全錯掉呢﹖」烏龍茶心內開始有點自我反省,一直以來奈奈都是對事不對人,只有做錯才罵,幹嘛他還要反抗奈奈呢﹖
  「嘛…這個…我也不知…」山大亦有點後悔,後悔自己反抗奈奈,白白浪費自己的精神和時間。而且奈奈會不會願諒他們也是一個問題。
  「總知,我們為我們目的而努力也是一件好事。休息夠了,起行吧!」悠悠站起來,頭不自覺得向下望,望著地上的二人。
  「好!我們要努力下去!」這時烏龍茶和山大亦站了起來,他們三人把手放在中間,再高呼一下來互相支持後,向著他們的終點-教師塔出發。

  這座教師塔總共有十層,而最頂就是理事長的辦工室。由地面走上去也雖要數分鐘,雖然他們不知道入面會不會有埋伏,但也希望踏上那最高的地方。他們推開了入口的鐵門,進入了塔的最底層。這一層放了一些椅和桌,方便學生和教師溝通聊天之用。他們途著階梯跑著,一直都沒有任何敵人,就連一個人也沒有。
  他們花了幾分鐘來到了辦工室門前。面對著這對門後面,正是理事長的位。而門後面亦有著他們的最終敵人-奈奈。他們互相點頭後,推開了大門,他們所看到的,正是三名人站在桌的前方。似乎是特意等待他們。
  站在中間的是奈奈,而右方是白銀,左方是琳。這三個人的眼神也沒有離開正慢慢步入辦工室的山大們。
  「你們果然入到來,真是厲害。」奈奈冷冷地一笑,她表現得有一點生氣,亦有一點悲傷。
  「奈奈,快把你的理事長之位交給我們。」悠悠一邊說著,一邊向前踏一步並伸出手來。
  「憑你們就可以管理整個學園﹖小子,你們還是不明白我的用意。」
  「茶,悠,山大,你們收手吧!奈奈很想你們明白,如果沒有好的規則是不可以管理到大家的。」琳的說話之中帶有幾分的失望和傷心,似乎是因為烏龍茶他們還是不明白奈奈的用意。
  「我知道,規則是管理大家的基本,但有時也不可以把人管得太緊的!」
  「黑茶,你知道嗎﹖奈奈一直最希望的只是見到你們安守本份,並沒有想把你們至於死地。她訂的每一次規則也是為你們好。」白銀看得不順眼,亦插了一句話。
  「我…我知道我是做錯了…但是我不可以回頭的!我不可以後悔,因為奈奈…奈奈是不會放過我的!」烏龍茶雙腳無力的跪在地上,兩隻手支撐在地面,而劍亦離開了手掌之中。
  「呆茶,你哪次做錯事我哪次沒放過你的!」奈奈慢慢走到烏龍茶面前,對著他大罵。
  「奈奈…我做錯了,很對不起。」山大亦跪在地上,深深的道歉。看來他們已經明白,奈奈所做的事都是為他們著想,為他們好。他們並沒有想到這一點,只以為那些規則是管著他們自由的事。
  如果…如果沒有那些規則,大家會學到秩序,學到團結一致對敵嗎﹖
  「可惡…事到如今也只有我,我是不會放棄做理事長的!」悠悠還是死不放棄,他拿著杖準備狠狠地打在山大,利用他來把奈奈推開。
  「小心!」這時奈奈把身飛撲到悠悠前方,吃了這一下的爆裂,她整個人都飛到三米左右,而且還暈過去。
  「奈奈!奈奈!可惡,悠悠!」烏龍茶大叫著,他重新拿起劍,向著悠悠斬去,悠悠輕鬆地避開。這時山大亦向悠悠作出水炮攻擊,但都給悠悠阻了下來。
  「別亂攻,把他打到角落!我來放爆裂。」白銀拿出和悠悠手上相同的無屬性法杖後,烏龍茶去悠悠進行幾下攻擊,而山大亦向他發射火噴,把悠悠推到牆角。這時,烏龍茶的雙手劍和悠悠的杖互相交擊,白銀沒有放過這機會,他給悠悠一下重重的爆裂,而悠悠亦暈過去。
  而在旁受傷的奈奈,由琳及時放出治癒魔法才沒有危及性命。奈奈慢慢睜開眼晴,她首先是看著四處,然後再把目光投到山大和烏龍茶身上。
  「你兩個……給我去打掃大門三個月!」奈奈的傷雖然未復好,但還狠狠地痛罵了山大和烏龍茶一回。這件事亦告了一段落。

給黑黑媽媽:
  和我反抗奈奈的那一天已過了兩個月,山大和我的責罰也終於今天完結。雖然這兩個月有點漫長,但我還活得很自在。最起碼了解到,奈奈她做的事都是為我們好的,我們必須要好好遵守。雖然有時候我還感覺她有點無理取罵,但細心想想她說的話也很有道理。現在我還經常給奈奈罵,罵那兒不好那兒不好,但我還繼續努力去改善,只可惜還沒有進步。我一直以都很想和奈奈親口說一句對不起,但有時候卻開不到口。我相信有一天,我一定能開口。就算是幾十年後,還或幾百年後,我也希望奈奈也能成為我們的理事長,指點我們生活上的錯處。(而且沒有她的責罵是感覺少了一些事呢~)希望媽媽你也生活愉快。
  祝
身體健康
乖兒子
烏龍茶上

後記:
這些的檢討報告以[奈奈定的規則永遠是對的]為題
並從中帶出,因為我說了廣東話所以要乖乖接受責罰
大家記得以後也別亂破規則啦~

  • 0
  • 0
世上有不可能的事嗎??
我一直在等 我一直都在等
圖檔
頭像
Y烏龍茶Y
叮噹小城政務司司長
叮噹小城政務司司長
 
文章: 900
註冊時間: 2008-05-24, 週六 5:58 PM
性別: 秘密
來自: 蘿莉
稱號: 糟糕的蘿莉控
花名: 蘿莉控
最愛: 蘿莉
狀態: 玩樂中
聲望值: 79
語出驚人語出驚人語出驚人語出驚人語出驚人語出驚人語出驚人語出驚人

回到 ☆瑪奇專區☆

誰在線上

註冊會員: Bing [Bot], Google [Bot], Sogou [Bot], Tbot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