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的消息、最深入的探討、最有價值的話題、最資深的多啦迷、最多原創作品、最具氣氛的討論區就是這裡! 歡迎來到多啦A夢綜合討論天地!
多啦A夢小知識: 水中營火

[轉載自百度百科]瑪奇的世界背景設定-凱爾特神話

這裡是一個多人線上遊戲-瑪奇ONLINE(mabinogi)的專屬討論區,本論壇有很多會員在玩此遊戲呢!
《瑪奇》是源自於北歐中古吟遊詩人所演奏的歌曲,整個遊戲故事背景以北歐凱斯特神話為軸心,讓玩家與遊戲裡的NPC展開一連串的冒險,玩家也可在遊戲中一步步創造屬於自己的幸福故事。

[轉載自百度百科]瑪奇的世界背景設定-凱爾特神話

未閱讀文章 #1樓, 由 白銀劍士 » 2009-10-21, 週三 10:41 PM , 繁簡轉換:  

文章連結:
之前有人貼過維基的資料
這篇則是我無意中在百度那邊找到的牽涉到瑪奇不少背景、地點和主線人物設定…
重點牽扯的部分我會在後括上現時黑橘作出的中版名字以作對應

--------------------
凱爾特神話
  對凱爾特神話最早的興趣可能來自瓦格納的一些作品以及那本討論托爾金的《魔戒之王》與凱爾特神話之間的關聯的「Myth:Middle-earth」,後來在蘇格蘭高地旅遊的時候看到不少凱爾特風格的紀念品,回來以後又拜讀了馮象先生的《玻璃島——亞瑟與我三千年》一書,忽然對凱爾特的傳說又來了動力,就查了一些資料,疑惑一個如此瑰麗悲壯的世界為何在國內資料奇缺,就想歸納一些東西。我對凱爾特神話的瞭解也不過是FC的水準而已,如果有錯誤的地方請給我指出。對於那些發音有異於英語的名詞,我會給出原文,儘量給出中文,當然象馮象先生那樣精通古語,能夠瞭解每個名字後的實際含義的程度我是做不到的,中文的名字僅做參考。
  我現在手頭有關凱爾特神話的所有書籍資料主要也只有兩本(網上很多,有興趣的可以自己查查):一本是以Charles Squire的文獻為基礎的Celtic Mythology,Geddes & Grosset 2001 年的重印版,另一本是Anness Publishing Limited出版的的The Mythology Library 中Arthur Cotterll撰寫Celtic Mythology – The Myths And Legends of The Celtic World,2002校訂版。本文章是以後者為基礎的,因為它比較簡明易懂。
  凱爾特神話簡介
  (一)概說
  如今凱爾特人的後裔多居住在歐洲的西海岸,他們主要居住在布列塔尼、康沃爾、威爾士、蘇格蘭、馬恩島(Isle of Man)和愛爾蘭。然而,凱爾特人曾經一度廣泛分佈在歐洲大陸上,在西元前278年的時候一支分支甚至流浪達小亞細亞,並將自己的領地命名為加拉提亞(Galatia)。直到羅馬崛起的時候他們還是一股不可低估的軍事力量。在西元前385年的時候凱爾特人洗劫了羅馬,這段慘痛歷史一直被羅馬人銘記,西元前59~49年尤利烏斯.凱撒大敗高盧的凱爾特人才得以一雪前恥。儘管後來凱爾特人逐漸被羅馬帝國影響,但是在整個帝國正式接受了基督教的時候他們仍然膜拜自己的男女諸神。不過,時代變更,凱爾特人的宗教和神話漸漸式微,只在一些地方,人們還依稀記得古老的神明和英雄。甚至在遙遠的愛爾蘭,那片從未被羅馬帝國控制的土地也很快感受到了基督教的威力。不過在愛爾蘭,皈依基督教並不完全意味著拋棄凱爾特的傳承,這從五世紀開始僧侶們致力於記錄古老的凱爾特傳奇上可見一斑。
  我們現在所瞭解的許多凱爾特神話要歸功於那些僧侶的努力。因為除了威爾士,只有很少的故事被記錄下來,很多時候,書寫是不被允許的。凱爾特人經常銷毀書卷記錄,他們更傾向於依賴口頭傳述和訓練有素的記憶。
  在愛爾蘭,詩人享有特殊聲譽。可能是因為在前基督教時期,詩人和德魯伊間有明顯的區分,新興的僧侶集團才敢於記錄下古代的文獻而不憚於異教的罪名。傳奇故事被奉為永恆的存在,所以詩人們在聖派翠克使愛爾蘭皈依基督教並為之驅走群蛇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裏仍然吟誦著漫漫往昔。人們甚至堅信愛爾蘭的民間傳說本身就具有魔力,當屋中吟唱英雄冒險的時候,魔鬼無法進入大門。愛爾蘭神話主要是蓋爾人的故事,其中最著名的三部故事分別是達努神族和深海巨人族的鬥爭(Tuatha Dé Danann against Fomorii [即是「圖德哈達南 對抗 弗魔族」,Formorii有從深海誕生的非人生物的意思]),以勇士庫赫蘭為主的厄爾斯特人的戰記(Cuchulainn and other Ulster heroes)和圍繞著芬利亞的領袖芬恩的傳奇(Fionn and Fianna)。
  愛爾蘭的神話中有許多對抗衝突,英雄們的戰鬥往往多於諸神。其中最耀眼的莫過於《庫利牛爭奪戰記》(Raiding of the Cattle of Cooley)裏厄爾斯特人無畏的勇士庫赫蘭(Cuchulainn)孤身抵抗康諾特國(Connacht)王后美伊芙(Medb)的大軍進犯的事蹟。庫赫蘭可謂是愛爾蘭版的阿喀琉斯,也是亞瑟王傳奇中高文爵士(Sir Gawain)的原型,他在出生前就被預言為偉大但短命的武士,他俊美、勇敢、易怒,一次在盛怒中誤殺了自己的兒子,鑄下難以挽回的慘劇。芒斯特(Munster,愛爾蘭5個古王國之一,在愛爾蘭南部[這應該是說歐拉大陸可能還有其他國度])國王曾經變化成巨人Uath(意為「恐怖」)挑戰愛爾蘭三武士,在砍頭比賽中,沒有人敢於承受Uath的一斧回擊,只有庫赫蘭毫不退縮的收了一斧,頸上只破了些皮,巨人大加盛讚他的勇氣。但是,「庫蘭獵犬」庫赫蘭卻英年早逝,傳說他拒絕了嗜好殺戮的女武神摩瑞甘(Morrigan [即三女神中的茉麗安,串法相異問題…])的愛情,女神因此為他的命運布下兇險,即便是他父親,太陽神.盧(Lugh [即首位光騎.魯,亦即黑領主])的干涉也無法改變。庫赫蘭死前用腰帶將自己綁在石柱上,臨終時還保持著屹立不倒的姿態,他的愛駒“摩喀灰”(Grey of Macha,我不清楚這裏的Macha是否是指那位達努神族[即現時簡稱圖德南族的npc族群] 五位女武神之一的 Macha[即馬夏,艾明的命名之源的第二名戰爭女神],是戰爭的人形象征,在女武神中最顯赫的是被稱為“Great Queen”的摩瑞甘[茉麗安])同他一起戰死。從Oliver Sheppard的青銅雕像《庫赫蘭之死》上我們可以看見垂死的武士,棲息在他肩上的烏鴉象徵著死亡,同時也是女武神的化身。
  談到神仙精靈就不能不提他們居住的彼世(Otherworld),凱爾特人的彼世和希臘羅馬的地府(underworld)不同,並不是一個死者居住的陰暗世界,它們通常是位於山丘之下,古代墓穴或者湖上、海外的仙島,是靈魂們在轉世之前暫居的樂園。 芬利亞戰士的領袖芬恩•麥克庫爾(Fenian leader Finn MacCool/Fionn Mac Cumhaill,mac的意思是“son of”,所以也可說是庫爾之子芬恩,Fianna/Fenians是一個由優秀戰士組成的保衛愛爾蘭高王的戰鬥集團)的兒子勇士兼詩人莪相(Oisin)被海神馬納南(Manannan)帶到海外的青春仙島,娶了海神的女兒為妻,度過了三百年的快樂時光。莪相在回愛爾蘭前,他的神仙妻子曾警告他不要下馬,不然就永遠無法再回到仙境。莪相回家發現人們變得比以前要矮小,仿佛侏儒,自己的部族早已成了神話裏的影子,這時他看見三個人在搬動一塊石碑,這群矮小的人用盡全力也移不動石塊,莪相看不起他們,上前準備展示一下自己的力量,但是他隨即從馬鞍上滑落,跌倒在凡塵土地上,瞬間刻從一個英俊青年變成了雙目失明,頭髮灰白的枯槁老人。後來他遇到在愛爾蘭傳教的聖派翠克,聖徒不厭其煩聆聽他那些綺麗的故事並將之記錄下來。在他臨死前,聖派翠克勸他歸依基督教,並說他那些不信教的族人和父親都在地獄裏受苦,但是莪相拒絕了,他說,哪里能有和他見過的神仙島媲美的地方,不能享受逐歡求愛的天堂又有什麼樂趣。
  聖派翠克的出現,使莪相的歷險與許多古代英雄冒險有所不同,雖然聖派翠克很明顯是後代添加上去的,雖然聖徒在必要時一樣可以詛咒逆教的行為,但是這個傳說卻有著在其他歐洲基督教地區中找不到的寬容胸懷。而在其他凱爾特故事中,我們可以看到聖羅蘭毫不留情地將一個國王詛咒成為樹間跳躍的鳥雀,終生只能靠吃豆瓣菜過活。
  在凱爾特神話的其他分支中,威爾士和英格蘭盛行的亞瑟王傳說中,隨著基督教在現實世界中的升起,它在故事中也成為了關鍵的要素。尋找聖杯就是最好的例子。同樣是神聖的容器,在更加古老的凱爾特傳說中,我們只看見神奇的大鍋,而在亞瑟王的故事裏,它已被用於最後晚餐和盛過十字架上的基督之血的杯子代替。相傳聖杯是被亞利馬太人約瑟夫帶入不列顛,後來失落了,成為圓桌騎士爭相尋找的寶物,演化出“廢王”或“漁王”布隆(The Maimed King or Fisher King Bron/Bran)與諸多騎士的故事。騎士中最後尋到聖杯下落的是三騎士:最世俗的勃斯,最單純的帕西法爾和最純潔的加拉哈,但其中只有郎士洛爵士之子加拉哈能夠捧起它——“雙手間如同捧著基督的聖體”,在他捧起聖杯的刹那,無數光輝的天使降臨帶他的靈魂迎接入天堂。
  亞瑟王歷史上是否真有其人尚無定論,他很可能是西元410年羅馬人從不列顛撤離後的一位亂世英雄。在他的神話中,將盎格魯-薩克森人的最終勝利歸罪於不列顛當時烽火不斷的內部爭端是很有道理的。凱爾特部族間的仇恨根深蒂固,即便在面臨共同敵人時也缺乏誠意,這點最使他們名聲狼藉。因此在亞瑟王死於與他外甥的劍欄戰役後,不列顛的騎士夢也走到的盡頭。國王身負重傷,他的所有騎士只有一個倖存。亞瑟在神秘的三女王的陪伴下前往“蘋果島”阿瓦隆的結局訴說著英雄不死的故事。過去與未來之王在彼世沉睡,等待有一天轉生重臨世界拯救眾生。

  傳說的來源
  這些傳說最早是以口頭的形式存在的,在過了很久為了保留他們,人們才開始以書面的形式將他們記錄下來。這種早期愛爾蘭文學許多已經遺失了。但是,仍然有一些保存相當完整的手稿(他們中許多還沒有被譯成英語)。他們是:
  The Book of the Dun Cow (11世紀)
  The Book of Leinster(12世紀)
  The Book of Ballymote & The Yellow Book of Lecan( 14世紀)
  The Book of the Dean of Lismore (15世紀)
  傳說的分類
  這些傳說可以分為四套故事:Mythological 故事,Fenian 或 Ossianic故事,Ultonian[這應該是遊戲中提及的絕對創造神.艾托恩]故事,Historical故事。在這裏我們將主要概述一下前三套故事。
  一、Mythological 故事
  這套故事主要是關於諸神[也就是眾女神以及錫古]和愛爾蘭[古名即為遊戲所述的愛爾琳]的五次入侵的神話故事。
  1,Partholon [即第二代人-巴索隆族,G11主軸]
  傳說Partholon人定居在愛爾蘭的Beltaine有三百年了。他們和Fomoria人[弗魔族]作戰。Fomoria人是一群畸形生物,可能是這片土地上的原來就有的本地神仙[轉註: 符合本來錫古當初的說法],因為沒有人提到過他們是何時來到愛爾蘭的。
後來Partholon人整個種族由於一場瘟疫而神秘的滅絕了[這裡就是G11中有提到的事,茉麗安指是石中劍引發,圖安則揭發是茉麗安指使錫古做的],只剩下了Tuan mac Carell [即巨蛇騎士,圖安.麥克.卡萊爾王子],他經歷了許多不同的化身,並且將這個神話保留了下來。[這應該就是指主線中他自稱得到被詛咒之力而留存到第六代人降臨]
  2,Nemed [第三代-尼姆德族]
  根據《the Book of the Dun Cow》一書中的the Leabhar Gabhala Erinn所述,Nemed人是繼Partholon人之後到達愛爾蘭的。據說他們中兩千人死於瘟疫,其餘的人在遭受了Fomorian人的致命打擊後也不得不離開了。[與遊戲內的描述符合]
  3,Firbolg [第四代-皮爾波族]
  Firbolg人,'Men of the Bags',又被稱為女神Domnu的人民。他們屬於Fomoria人,儘管書中在入侵的人種中提到他們,但是Rees博士認為他們可能是愛爾蘭的土著居民。
  4,Tuatha De Danann [第五代-圖德南族,也就是NPC]
  Tuatha De Danann人也就是女神Danu[就是錫古在G11提及的另一位女神]的子孫。他們也定居在Beltaine。傳說他們來自天空(「high air」),而且他們從四個魔幻城市帶來了四件寶物[就是對應的四神都和四神器]。他們同Fir Bolgs[皮爾波族]人在Magh Tuireadh進行了第一場戰鬥[這就是第一次的莫伊圖拉大戰],後來他們又和Fomoria人[弗魔族]在Magh Tuireadh進行了第二場戰鬥[即第二次莫伊圖拉大戰,對手為弗魔族這點完全切合]。從這裏我們可以看出一個引入的部族優於那些土著 的諸神
  5,The Milesians [第六代降臨的外族-米列希安,也就是諸眾玩家]
  Miles人被認為是Gaels人的祖先。他們的到來標誌著神仙時代的結束和人類時代的到來。在Miles人(Mil的兒子們)來到愛爾蘭定居時,傳說這時有三個國王及他們的王后統治著愛爾蘭。這三個國王是:MacCuill ( hazel的兒子[轉註: 這應該就是安德拉絲提到的歐萊克國王.瑪奎爾二世,之所以稱作二世是因mac xx有「xx之子」的意思]),MacCecht ( plough的兒子) 和 MacGreine ( the sun的兒子)。那三個王后分別叫做Eriu,Banba 和 Fodhla。Mil的兒子們在游吟詩人Amergin的領導下深得三位王后得歡心。在這之後,Tuatha de Dananns[圖德哈達南]人隱居在山谷,在民間傳說裏他們仍然在山中隱居著。

  『二、Fenian故事』
  這套故事被認為比Ultonian (Ulster / Red Branch)故事要古老些,因為那時的主要工作還是狩獵。Fenians,或者叫Fianna人是傳說中的一群英雄人物。他們保衛愛爾蘭和蘇格蘭,並且維護公正和秩序。他們的領導者是Fionn mac Cumhal──Fianna人中最忠誠,最聰明,最仁慈的。他有兩個兒子——Fergus of the Sweet Speech 和 Ossian。著名的《Ossianic Ballads》就是關於Ossian的一系列詩歌。Ossian和 Niamh去了the Land of Youth 。他的母親Sadb被一個德魯伊教教徒變成了一隻鹿。Caoilte是Fionn的得力助手,據說他在《Dialogue of the Elders》中和St. Patrick交談,並且讚揚了Fianna人的美德。其他著名的Fianna人還包括Oscar——最偉大的戰士,Conan,Goll mac Morna,和Diarmait O'Duibhne ——他和Fionn的未婚妻 Grania 私奔了。Fianna人的故事是英雄式的,帶有幻想色彩,其中還交織著關於諸神的mythological的故事。
  『三、Ultonian故事』
  Ultonian故事也叫做北愛爾蘭的Red Branch勇士的故事。其中最著名的史詩是《the Tain Bo Cuailnge》和《the cattle raid of Cooley》。其中主要人物是:Conchobar—— 北愛爾蘭的國王,Ailill and Medb—— Connaught的國王和王后,和 Cuchulain——北愛爾蘭最偉大的英雄。他的父親據說是太陽神Lugh[魯],令人敬畏的女戰士Scatha親自訓練他。他的最偉大的業績在史詩《the Tain BoCuailnge》中都有記載。
  『遊吟詩人的傳統』
  然而遊吟詩人們並沒有把傳說分成不同的部分。所有的故事被按照以下的標題收集在一起:出生、私奔、歷險、旅行、戰爭、盛宴、求愛、幻想、奇襲、侵擾、毀滅、屠殺、侵入、愛情、遠征、洞穴、死亡、圍攻、狂熱。而且這些故事的吟誦是要應景的。

  『Peter Pehrson』
  在民間故事中Balor和她的女兒恩雅的名字就象其他神話人物一樣被保存下來,但是Lugh[魯]的父親的發音好像是MacKineely; Lugh自己的名字已經被忘記了,並且Balor的死在某種程度上與古代神話不一致。在這裏這個重寫的故事裏古代的名字和神話輪廓被保存下來,但是根據需要從民間傳說中補充了一些,但從中省略了那些與古代神話相抵觸的現代特徵。
  故事說Balor,Fomorian的國王[即弗魔族始神,魔眼.巴羅爾],從一個督伊德教先知那裏聽到他將被他的孫子殺死。他唯一的孩子是一個叫恩雅的女嬰。為避免厄運,他象希臘神話中的Danae父親Acrisios那樣,專門在Tory島上名為Tor Mor的陡峭的海角上建造了一座高塔用來囚禁她。有12名女保姆負責照看她,她甚至被嚴禁看到男人的臉,或者知道有跟她不同的異性。就像其他所有被扣押的公主們一樣在這種隔離狀態下恩雅長大成為一個絕世美女。
  這時在大陸上,愛爾蘭神話中偉大的軍械士和巧匠Smith,相當與德國傳說中的Wayland Smith,有三個兒子,Kian,Sawan和Goban。Kian有一頭神奇的母牛,它的奶非常豐富以致於每個人都想擁有它,所以他必須嚴密的保護它。
  Balor決定擁有這頭牛。一天,Kian和Sawan想去冶煉廠取一些造兵器的好鋼,Kian去冶煉廠,Sawan留下照看母牛。Balor出現了,裝扮成一個紅頭小男孩,並告訴Sawan他聽說在冶煉廠的兄弟計畫把所有的好鋼用在自己的劍上,留給Sawan的只是普通的鋼。狂怒之下,Sawan把牛的韁繩給了這個男孩,衝到冶煉廠去阻止這件惡毒的計畫。Balor立刻牽著牛把它拖到Tory島上。
  Kian決定報復Balor,他去找女巫師Birog尋求建議。穿著女人的衣服,Birog與他一起用符咒飄過海,在恩雅的監護人前裝扮成從拐賣者手中逃出的貴婦,請求庇護。他們被接受了,Birog施魔法讓監護人們睡著,Kian想辦法接近恩雅公主。當監護人們醒來時Kian和女巫師已經像他們來時一樣消失了。但是恩雅已經給了Kian她的愛,不久監護人們發現恩雅懷孕了。由於害怕Balor的狂怒,監護人們勸說她所有的事都是一個夢,對這件事什麼都沒說;但是恩雅在預定的日期生下了三個兒子。
  消息傳到Balor耳中,又氣又怕的他命令把這三個嬰兒扔到愛爾蘭海岸的漩渦中淹死。執行命令者把三個孩子包在一個被單中,運往指定地點。因為被單的別針松了,一個孩子掉出並跌進一個今天叫做na Delig港或別針港的海灣,另外兩個被適時淹死,執行者回去報告任務完成。
  掉進海灣的孩子被女巫師保護著,她把他送到他父親Kian的家,Kian把他養在兄弟那裏,孩子在那裏學手藝並熟練運用各種手藝。這個孩子就是Lugh[初代光騎.魯爾法特]。青年時Danaans讓他掌管Duach(黑暗),他成了大平原的國王(仙境,或是“生者之地”,也是“死者之地”),在這兒他一直長到成年。
  『Epona』
  Epona這個名字是從凱爾特語「馬」這個詞得到的。她是一個形象與馬有關的凱爾特女馬神。很多的專有形像是在羅馬時代在整個凱爾特人世界裏建立的。 她尤其在高盧(現在的法國和比利時)和萊茵河地區被崇拜,另外她也出現於英國、南斯拉夫、北非和羅馬。在這裏他在12月18日有一個節日,所以,她也被帝國的首都正式接受了。對Epona崇拜的特殊興趣出現在她的形象中。 實際上,她總是被她的馬的同類所代表。 Epona肖像畫法主要被分為兩種: 最主要的是女神側騎在牝馬上的描述。在其他的主要描述中她在兩頭馬之間。
  大多Epona的肖像顯示以豐收和大地的富足為象徵。 在很多的形象中她被描繪為裝著水果或穀物的籃子。 另外好像Epona和母神之間有一定的關聯。
  女神還跟水/康復,並且和死有聯繫。 在高盧她被描寫為水邊的仙女。 另外,她還經常被描述為一只能同時反映康復和死的狗。 人死後的象徵被描述為她騎在她的牝馬上,後邊跟著一個男人。 這被解釋為一個人的靈魂被帶往另一個世界。 另外,她被描繪為帶有一把大鑰匙——這可以表明Epona的能打開天堂和樂土的大門的能力。 她甚至被描寫為主持一個人的人生之旅的開始的圖像。
  當然她是馬的守護神,在有關運輸,戰爭,權力,威望和宗教方面對凱爾特人非常重要,另外,她也反映了生,死和再生的深奧神秘。 她更以Rhiannon和玫瑰花結知名。

  『Amergin和德魯伊教』
  第一個德魯伊,Amergin來自古西班牙海岸。在愛爾蘭海邊登陸後,他吟誦了一首詩,歌曲《La Sonadora》的歌詞就是以這首詩為原形的。
  根據愛爾蘭古代編年史,德魯伊教的起源可以追溯到這個國家最早的殖民者,他們都屬於Japhet部落。
  其中最重要的一個是Milesian(愛爾蘭人[遊戲中為米列希安])。根據傳說,這些人也屬於Japhet族,從Scythia進入希臘、再到埃及、西班牙,最終在西元前1530年,在Tuatha De Danann[圖德南]統治200年後由西班牙到達愛爾蘭。在這所有的海上遷徙過程中,德魯伊們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核心,Caicher被認為是最重要的。據說他已經預見到Erinn(愛爾蘭的舊稱)[愛爾琳的英名]是他們的最終目的地。
  到達愛爾蘭時,Milesian的首腦是Uar,Eithear和Amergin。Amergin是一個姓Glungel的Milesian修士,他是遠征隊中的詩人和法官,雖然不是專職的,但他是一個非常有名的德魯伊。儘管他不是愛爾蘭所知道的唯一的德魯伊,《Leabhar Gabhala》(又名《侵略史》)認為Amergin是愛爾蘭蓋爾人中的第一個德魯伊。
  第一批移民在Kerry登陸,很快就向Tara山[即現時遊戲裡的塔拉,地理點上相符]進軍,那裏是愛爾蘭國王們的所在地,在那時被Tuatha De Danann[圖德南]佔領著,顯示了他對愛爾蘭的最高權利[轉註: 即是歐萊克王國吧]。其他國王們推說他們不知道這次侵略,如果他們知道,將會阻止它。這樣他們為Amergin提供了機會。
  Amergin決定他和他的朋友應該回到他們的船上,駛到離岸九個海浪遠的地方。如果他們能夠再次靠岸,他們將不顧De Danann而征服這個國家。他們剛到達海中的位置,De Danann的德魯伊們就發動了一次騷亂,艦隊被分散開了。一支艦隊駛向了南方,後又到了東北;一支則碰到了危險的風暴,所以,這支隊伍的詩人兼學者Amergin起來朗誦了一首督伊德教義,隨後,風暴停止了,這些Milesian再次登陸。那天是週四,5月1日,陰曆17日。當Amergin的右腳踏上愛爾蘭的土地時,懷著對這種比神給了他更多力量的科學的敬意,吟誦了另一首詩。
  我是吹過海面的風,
  我是海洋中的波浪,
  我是波濤的低語,
  我是七次搏鬥中的公牛,
  我是岩石上盤旋的禿鷹,
  我是san的一滴淚,
  我是星球上最公平的人,
  我是一隻英勇的野豬,
  我是水中的鮭魚,
  我是草原上的湖。
  我是科學的代言人,
  我是發起戰爭的槍尖,
  我是創造人們腦海中思想的火焰的神。
  是誰領導了山巔的集會,如果不是我?
  是誰說出了月亮的年齡,如果不是我?
  是誰指引了使san平靜的地方,如果不是我?
  是誰從House of Tethra召集了家畜?
  從Tethra來的家畜在對誰微笑?
  為什麼是製造魔法的神--
  --改變戰爭和風的魔法。
  《Leabhar Gabhala》Amergin
  隨後的三天三夜,Mile之子們在一個叫做Sliab Mis(現在Cork縣的Slieve Mish )[轉註: 前半的字源與遊戲中索利亞庫林的英名一樣,估計有關]地方展開了對Tuatha De Danann[圖德南]的第一場戰爭。
  在一份十五世紀的威爾士手稿中,我們發現了一首由吟游詩人Taliesin所做的類似的詩,他在是有名的《亞瑟王傳奇》中被稱作Merlin。
  我曾是一隻雄鷹,
  我曾是隱蔽樹叢中的木頭,
  我曾是緊握在手中的利劍,
  我曾是戰爭中的盾,
  我曾是書信中的一個詞語。
  這兩首祈禱詩強調了一些督伊德教和凱爾特的信仰。這種超凡的科學,洞察了自然的奧秘,發現她們的規律和力量是同一事物,掌握了這種科學也就整個掌握了自然。詩人實際上是科學的代言人,他是給予了人們腦海中思想的火焰的神,詩人就是大自然,是風和海浪,是野生動物和鬥士們的臂膀。所以詩人是科學的以人的形式存在的化身,他不僅是人,還是鷹和禿鷹,樹木和植物,命令,劍和矛。他是吹過海面的風,是海洋中的波浪,是波濤的低語,草原上的湖。因為他是萬能的人,所以他是這些全部東西,因為他是科學財富的監護人,有證據證明他擁有這些財富。例如,他會計算月曆,那是曆法的基礎,所以他可以修改通行法律。天文學對他來說沒有秘密,他還知道別人所不知的太陽休息的地方。他是科學,是詩人,是夢想家,他是El Sodor。
  Boadicea:或者是Boudicca,意指勝利,是東英格蘭Iceni部落的女王。 西元60年時,她領導叛變以反抗羅馬人,摧毀Colchester、St. Albans的城市、攻下倫敦,可是最後她仍然敗給羅馬人,她不願受異族淩辱,所以毒死自己以求了斷。
  -- Roma Ryan,專輯《凱爾特人》CD中的小冊子。
  --------------------------------------------------------------------------------
  凱撒大帝在西元前55年就開始了對英國的入侵,但他從未在英國實現他的統治。那是在西元43年,Claudius皇帝下令征服英國,在這第二次入侵時發生了女王Boadicea的故事。
  Boadicea被描述為一個可怕的、強有力的女人。一個羅馬作家這樣描述了她:
  “她非常高,她的眼神好像會刺傷你,她的聲音洪亮刺耳,她那濃密、紅褐的頭髮垂到腰下,她總是戴一個巨大的金色頸環,穿一件用胸針固定的飄拂的格子斗篷。” -- Cassius Dio,Terry Deary引自《腐朽的羅馬人》。
  Boadicea,Iceni人的女王,領導了英國人反抗羅馬軍隊。當看到她的8萬軍隊被打敗並被屠殺,為避免落入羅馬將軍之手,她服毒自殺。
  Boadicea的丈夫是東英格蘭Iceni部落的國王,他們有兩個女兒。Prasutagus是一個非常軟弱的國王,他為了避免戰爭,寫下遺囑說他死後所有的土地和財產都將在女兒和羅馬人間平分。當他死後,羅馬人掠奪了Iceni人的房子,並入侵了整個土地,他們還鞭打了女王Boadicea,這激怒了她,她發動了反抗,奪取了Camulodunum (Colchester)鎮,然後佔領了Londinium (倫敦)和Verulamium (St Albans)。
  “在羅馬人中,殺人女王Boudicca,依然是一個嚇唬小孩的名字。在倫敦,你還可以看到Basilica燒過的地方,在城市擴展時,挖基礎的工人還發現一些在Iceni人大屠殺時試圖逃離的人的遺骸” -- Marion Zimmer Bradley《The Forest House》。
  Boadicea試圖戰勝羅馬人,但他們不像羅馬人那樣強大並組織有序,一支一萬人的羅馬軍隊可以對抗一支十萬人的Boadicea的部落軍隊。據說在戰前她對他們發表了演說:
  “我們英國人在戰爭中習慣於女人領導,我是貴族的女兒,但我現在不是為我的高貴權利而戰...我是作為一個失去了自由的普通人而戰,我在為我被傷害的身體而戰。諸神將會支持我們應做的復仇。想想我們多少人在戰鬥,在為什麼而戰,我們或者勝利或者戰死,這就是我,一個女人,要去做的。如果他們想的話,讓那些男人像奴隸般活著吧,我不想。” (-- Boadicea女王,Terry Deary 引自《腐朽的羅馬人》。)
  眾所周知羅馬人組織有序,他們擊敗了英國人,並最終抓住了Boadicea,據羅馬史學家Tacitus記載,為了不再次遭受羅馬人的羞辱,她服毒自殺。另一個由Cassius Dio記載的版本說她在她的房間裏死於疾病。
  Midir和Etain的童話故事
  這個童話是關於Midir國王和美麗的Etain公主的愛情故事。故事中有偉大的愛情、嫉妒、秘密和忍耐,Etain被流放到一個水塘中,並變成一隻蝴蝶。她生來就是不是一個永生的人,她將在出生後1012年後死去。(-- Roma Ryan,專輯《凱爾特人》CD中的小冊子。)
  被 愛爾蘭人擊敗之後,Dana人在愛爾蘭山區中建立了巨大的宮殿,這這塊土地上的居民將永遠保持年輕,死亡和悲傷對他們來說是未知的東西。
  受人尊敬的Midir是一個仙境的王子,住在都柏林附近的山區Slieve Callary中。他的妻子是Fumnach,但有一天他愛上了一個名叫Etain的美麗少女,並與她結婚。對這個因美麗而聞名的Etain,Fumnach心中充滿的嫉妒。於是她找到一個德魯伊教成員,通過咒語,把Etain變成了一隻蝴蝶,並喚起了風暴,將Etain吹出了Midir的王國。
  七年中她被迫飛來飛去,直到一天她被吹過仙境中愛神Angus的宮殿的窗子。Angus認出了Etain,因為仙境中的人是不會被變身所隱藏的。他解不開她身上的咒語,但他將Etain六在了宮殿裏並愛護她。
  Midir用右手摟著Etain,
  輕輕的飄起,飄出了窗口。。
  與Angus一起快樂的度過了一些年後,Fumnach又發現了Etain,於是她又發動了一個大風暴,將Etain吹到愛爾蘭各地。她被吹進了Leinster的國王的宴會廳,當她在橫樑上歇息時掉了下去,掉入了女王的酒杯。
  九個月後Etain出生為國王的女兒,並變成了不是永生的人。她被起名為Etain,並出落的跟以前一樣美麗。
  愛爾蘭的最高國王那時在尋找一個妻子,一次打獵時他遇見了Etain,並與她結婚,他們快樂的生活在一起,直到Tara[塔拉]的大集會。
  在聚會的第一天,Etain外出看遊戲時,一個騎白色戰馬的人走向她。只有少女才可以看他並接受他的邀請去他的永生土地。他就是她的第一個愛人Midir,但Etain已經記不起她的過去,回答說她跟她的丈夫很快樂。
  幾天後Midir又回來了,他向國王挑戰象棋。雖然輸了前兩局,但是他贏了第三局,於是有權要求一個獎賞。他請求國王的妻子Etain的一個吻,國王說一個月後他再來可以得到這個獎賞。直到這一天,Etain看到Midir時,才回想起她的過去,於是又一次愛上了Midir。在Midir可以得到他的獎賞的那天到來時,國王卻在王宮周圍和Tara[塔拉]的所有山區佈滿了戰馬。
  那時國王正在宮內跟貴族和勇士們舉行宴會,Etain正在給客人們倒酒。Midir突然光彩照人的出現在大廳的中央,他用右手摟著Etain,輕輕的飄起,飄出了窗口。當國王和他的貴族們反應過來衝出大廳時,只看到兩隻天鵝輕輕的飛過王宮的上空,遠去...
-----

出處:http://baike.baidu.com/view/526154.htm

  • 0
  • 0
圖檔
垂簾前最後命令,08年11月1日午夜起生效
1.修法一事,除非燒味獨自提出了新的版規草案,其他版務不得先行加以干涉
2.鎖文刪文移文準則請在目前規例下與自己作風之間取平衡

鑑於風氣漸歪,於2014年6月末撤簾。
頭像
白銀劍士
叮噹小城神之使者[超級榮譽]
叮噹小城神之使者[超級榮譽]
 
文章: 2158
註冊時間: 2003-12-28, 週日 8:34 PM
性別: 秘密
來自: 神不知道的領域
稱號: 小城首席魔法師
聲望值: 97
語出驚人語出驚人語出驚人語出驚人語出驚人語出驚人語出驚人語出驚人語出驚人語出驚人

回到 ☆瑪奇專區☆

誰在線上

註冊會員: Bing [Bot], Google [Bot], shason, Sogou [Bot], Tbot